从高处向下看

如果你的面前是一片无垠的沙漠,干燥的风扬起沙尘,迷了你的眼。这里是死神的王国,生命之神于此止步。这里是恐惧的狂欢场,美好与希望从此烟消云散。而你,很不幸,你不是死神的臣民,甚至连一粒沙子都不是,你是一滴水。在这里,你不知道是否还有你的同伴存在,太阳的灼热正一分一秒地消耗你的生命。你,要如何选择?
当我们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我们似乎都是这样一滴水,渺小而微不足道。童年的我们,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世界,那里只有我们自己的小幸福,小悲欢,那些所谓的有价值的思考与恐惧似乎都与我们无关。我们会因为得到了幼儿园老师奖励我们的一朵小红花而蹦蹦跳跳地向父母讨要奖励,我们会因妈妈奖励给自己的一颗糖果而向自己的小伙伴炫耀自己的“功劳”,我们会因自己与小伙伴的一次争吵而赌气上两节课,到了下午,这事儿似乎又被我们忘了……那时候的我们,似乎做错了什么事都可以用“还小,不懂事”来做挡箭牌,危机似乎一次又一次地在我们眼前化成了水蒸气。
直到有一天,惹恼了的朋友一回头就走远了,再也没有走回来,生气的父母们不会再为我们的无理取闹而辩解,病房里的爷爷奶奶冲我们微微一笑,我们便永远失去了他们的爱抚……我们开始疑惑,我们的小世界似乎无法再形成一个完美的圆周。友谊要怎么维护?死亡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们开始感到悲伤与恐惧?为什么,别人不会再迁就我?小水滴终于决定,向沙漠的稍高处走走看,看看有没有同伴,同伴们又是怎么做的。于是,我们开始走出自己的小世界。我们开始明白别人的喜怒哀乐。孔夫子所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似乎在某一处破土而出。小水滴在稍高处俯瞰到了几个自己的同伴,向小水钻一样,散落各处,它开始明白,自己要学会与他人合作和分担,汇聚在一起的水滴才不会被迅速蒸发。友情,需要理解;亲情,需要付出;生命,需要包容。
再后来,我们学会读书写字,学会写自己的小文章,渐渐地迷上了发呆。其实,也不是真的无所事事,只是想一个人想些遥远却又近在咫尺的事情。世界的门被越开越大,一个更为广阔的缤纷的社会逐渐展现在我们面前。但这个潘多拉魔盒的背后世界也让我们迷茫与困惑。这个明亮的白日逐渐染上了黑夜的色彩,那些“不对”的事在我们的生活中一遍又一遍重复上演。“好人有好报”似乎不再是一条亘古不变的真理。我们开始思考正义与邪恶的区别,我们开始思考自己的是非抉择。
小水滴号召着同伴继续向上爬,在一座沙丘的最高处,小水滴向下看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水洼。它欢呼着,呼喊着水洼。水洼告诉小水滴,站到沙漠的最高处可以看到深处无人所知的绿洲,那里有一条通向外界的小溪。但是,这意味着小水滴要承担更大的风险,骄阳会更严厉地惩罚他。小水滴笑了笑,它已经明白,自己的小世界早已被甩在了后面,广袤的理想世界已经将它揽入怀抱。它要带着它的同伴们走出沙漠。从高处向下看,理想之花绽放,小水滴的眼中是所有水滴的悲欢,它的心里突然充满里怜悯与慈爱。
思维的边疆渐渐带领我们走进人类漫长的历史岁月之中。在那里,我们结识了许多从未谋面却又心灵相通的人。我记得,有那个满身香草却又忧国忧民的诗人,汨罗江的滔滔江水中可曾有过他的眼泪?我记得,有那个大笑着,饮着酒却可以在花间恣意逍遥的仙人,那宁静的月光中,可曾有过他落寞的目光?我看到一张又一张悲喜各异的脸庞在我的眼前清晰,又模糊,直到消逝……我们开始疑惑,在漫无边际的时光里,我们都只是一滴小水滴,落入江河,了无痕迹。那我们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只是为了消逝吗?
小水滴走了很久很久,久到它都快忘记了自己为何出发,只是机械地走着,走着。然而,小水滴终于还是到达了沙漠的最高处,它却没有感到属于自己的快乐与狂喜,只是有一丝欣慰。它感到自己的肩上并没有轻松,反而多了一分无形的沉重。它从高处向下看,脚下有着美丽的绿洲,一条涓涓小溪跳着曼妙的华尔兹。小水滴的同伴们欢呼着从高处向下狂奔而去,叫嚣着去拥抱自由。
小水滴却站在高处没有动。它想,它终于能解答自己的困惑了。在这条没有源头,也没有入海口的历史长河中,有无数滴水会在烈日下了无踪迹,但它们都有各自的责任与使命,哪怕最后被红尘吞噬。没有这无数滴水的执着,没有这跳脱自我的无私,不会有脚下这涓涓细流,不会有离开沙漠的一天。小水滴笑了,在烈日下,蒸腾,消失。
在高处向下看,我们在成长中走出了自私的桎梏,逃出了庸凡的牢笼,克服了对历史无限的恐惧。我们在最高处,用最宽广的目光,明了了自身的担当与价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