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迹

痕迹
周围的痕迹,早晚会随时光而消逝;心上的痕迹,却将万古长青。
小时候,我常常在外公家。外公家不大,只有5个房间,然而,那是我最快乐的地方。不必说屋后的花园,不必说四时常有的昆虫,单是那三扇漆黑的门板,就是极好的乐趣。这三扇门,就是三扇黑板,漆黑而平整。拿一支粉笔,便可随意涂画。画错了用手一擦,要重画就用水洗一遍,满是各色痕迹的门又变得厚重光亮,等待新的内容。
大了一些,门板不止是玩具,也成了教具。上面随意涂鸦少了,取而代之的是方方正正的汉字,圆润的字母,时而是一串串阿拉伯数字。也会有几行深重的笔迹,来自于外公给的名言警句。
两年前,外公家被重新规划,即将拆迁。最后一个暑假,我放弃了电视与网络,来到这即将永别的地方。附近已有推土机出现,原本热闹的集市也空无一人。这几扇门板,我已好久没用了。十年间,门板依旧光亮,却掩饰不了掉落的漆与开关门时铰链发出的呻吟。一切都证明了它的苍老——它已经有近40年历史了。取出一支粉笔,在门上写,门板相对于学校的黑板,粗糙不平,但却有了熟悉的感觉。这才是一如既往的它。光阴似箭,到了别离的时刻,家具早已装车。我取出最后几只粉笔,大大地写下了“永别”。这次门不再会被清洗。这是它最终的痕迹,即使它并不永恒。
门不断发展,材料从铁到实木到玻璃,但我再也找不到一扇可以让我留下痕迹。记载了十年欢喜忧愁的门,也许早已灰飞烟灭,但这3扇门,这十年的痕迹,永不消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