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趣—李阳

春去秋来,又是收获的季节,苦涩与喜悦交织着汇成一曲交响乐,响彻整个村庄与田野。农人们辛苦忙碌却又心怀满足,渐已入冬了,我也终于能享受那种田间苦趣。
北风萧瑟,冻得人不愿出门,我却随着外公第一次下地挖山芋。外公拎着锄头,我抱着几只大麻袋来到地里,深绿的叶片繁密的覆盖在纵横交错的藤条上,山芋藤爬满了整片土地,让人没有落脚之地。我轻轻拨开叶片和藤条,依稀可见浅层的饱满红透的山芋。我回忆起刚种下时,外公几乎天天都往山芋地里跑,看看长势定时浇水,还要防止虫害,像呵护孩子般细致。眨眼终于山芋长成,苦尽甘来可以收获了。
我在一旁看外公将山芋的藤叶都小心拨除,提起锄头锄进地里,再利用巧劲将土向上一翻,三两个山芋便根须相连冒了出来,用锄头轻轻一挑就将山芋挑到一边,我看爷爷干得热火朝天,自告奋勇想要一试,提起锄头重重一下,却拔不出来了,好不容易将土锄出,又发现山芋竟生生被我劈成两半,如此两三下我就已经疲力尽了,冬日竟也出了一身的汗。
外公在一旁既心疼山芋又无奈笑道:”以你这法子,整片田的山芋都要遭殃了!”不等我反应就拿起锄头演示起来,”你这样谁随意下锄头是万万不行的,你瞧土地上的断茎,这底下肯定有山芋,你得捡着断茎周围下锄头。”我明白过来,干农活也不可凭蛮力也要有如此的智慧。
外公又将锄头交换于我,我照着外公的法子努力尝试渐渐的也摸着一些门道,有些心领神会了,干起活来也越加轻松,每下一次锄头翻开一次土心中就是一份期待与满足。我端详那些山芋形态各异,随性生长,可爱的可以比拟出事物来,山芋带给我的惊喜与乐趣已让我忘记了劳作的艰苦,忘记了扑面的寒风和那双冻得和山芋一个色的手,还有什么比那破土而出的丰收更令人喜悦与欣慰的呢!
夕阳照影,我将那山芋装进大麻袋中,拖着满满的山芋心怀感激与喜悦,荷锄而归,炉灶中烈火的炙烤香喷喷的山芋趁热入口,也比以前更有感动的味道,只是为了这一口甜蜜的满足,耕耘的辛苦也都值得了,都成了生活之趣。
生活如一坛老酒,起初,总是烈酒烧喉苦不堪言,越酿便越醇香清冽,把开始的苦涩深埋在心中,静静的期待它酿成甜吧,生活的这番苦与乐,我还要慢慢的品,品出它的真味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