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趣–孙天南

人生苦短,便有乐趣。我的苦趣……在很小的时候,我辩解除了那又打又笨重的东西——钢琴。那时的我,对这种“庞然大物”还有点摸不着头脑,但当我用手指,轻轻在上面弹出几个音时,突然冒出的声音让我顿时就对它产生了好奇之心。看老师用她那纤细又光滑的手指在琴键上飞舞着,幼稚又童真的我便觉得老师有着一双神奇的手,让我对它越发的感到好奇,也从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妈妈不久就知道我的想法,便高兴地拉着我上了培训中心报了名。坐在又大又亮的琴房里,面对这巨大无比的钢琴,我胆怯地伸出那双因紧张被汗水冲湿了的双手,顿时觉得自己无比的渺小,但老师的话却又激发了我原先的兴趣:孩子,你不用害怕,你就把它当做一种游戏,让两只手的手指来一个赛跑,看到底是哪只手赢。
之后的日子里,我觉得学琴就是一种享受,当你弹出优美的旋律,琴声回荡在琴房里,透过窗照射进来的光,暖和又舒适,真是令人心旷神怡!在所有曲目中,让我最青睐的莫过于《四小天鹅舞曲》了,每当我弹起它时,脑子里总会出现许过跳着芭蕾旋转在舞台上的“天鹅们”,她们穿着像只天鹅似的,穿着雪白的服装,时而踮起脚尖,快乐地在舞台上跳跃着,画面是那么的动人,那么的美丽。
琴键分成低音区和高音区,每当弹到低音区,总能让我想起那些憨厚又质朴的农民伯伯们,在金灿灿的田野中,幸福地唱着农家小曲。而每当弹到高音区,总会有几只夜莺在树上唱出那悦耳的歌声,高音给人们的感觉是刺耳,给人一种不愉悦的感受,但在夜莺的歌声中,是清晰,嘹亮的,它会让你对它爱不释手。自从,接触了钢琴后,就没少不与音符和旋律打交道,让我对它们俩之间的关系,做了个“探究”,音符和旋律好比孩子与母亲,因为有母亲的伴随,令孩子这一路少走了许多弯路;因为有了孩子的陪伴,令母亲变得那样伟大。因为有了音符才会让旋律变得美好;因为有了旋律才能创造出那么多奇妙的音符。它们就像鱼儿离不开水一样,鱼儿一旦离开了水,便再也活不下来。
因为有了兴趣,让我不辞辛苦地把琴的“家世”查得一清二楚;因为有了兴趣,让我在弹琴时变得如此般享受;因为有了兴趣,每当弹奏时,总能让我浮想联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