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心

亿初逢之时,青葱年少,令人啼笑皆非,哪只晃眼便是三年。
你曾年少轻狂,意气扬发。我仍记得,那日于昆仑之巅,你我对酒对诗,恣意论天下。我笑你气血方刚之际强说愁,你叹我少年不知愁滋味。可知你我都方年少。颠簸尘寰中,我盼你能够记得我为你所作之诗“荣辱浮沉过,只为志不毁。”
昆仑山头的风沙依旧肆虐,淹没了你离去时一句飘渺的告别。身影匆匆,那一抹纷飞的衣袂也难以觅得。唯我独坐,静看天光变幻,心中难免随之风起云涌。我怨,无奈从此你我山遥水阔,我叹,怕是从此你我形同陌路。怅恨久之,面前云卷云舒依旧,方知,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在如此漫长的荒芜岁月中,你毫无音讯,我却仍会于夜深人静之际独坐在荒草蛮生的山头,感受那些记忆如潮水般席卷而来。我亦知,握不住的沙就扬了它;我亦知,你我殊途难同归;我亦知,你有星辰长相伴。我都知,可哪怕是轻若鸿毛的凡尘一点,我想握住。纵然身似微末星辰,但终究心存追逐光明的执着。纵然身似明灭微光,却仍惧怕着曾经随你的到来而远去的阴霾再次将我扼住。固执的追求单一的绚烂与欢乐,甘之如饴。我叹惋那些羞赧的时光,但我不曾悔。
人生应如秋林所呈现的,在大枯大荣中包容接纳。你的归来是弘大的喜悦将我淹没,又怎会去责怨荣光未照耀你的来路。可是我忍不住去怨命运,怎要如此地捉弄我?初逢时我心高气傲,不懂珍惜这份友谊,二逢你事务缠身,我不知安分。三逢你真心相待,我亦愿以涌泉相报,奈何我又分身乏术。真是一个奈何。
仅是一事相求,等我,陌上花开,定速归去。
如今提笔,方觉往事如过往云烟,千言万语道不尽,却尽数哽于喉头,才悟得一切尽在不言中,惟愿文章中卿,从此碧海青天夜夜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