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迹—曹柯韵

仰望天空,城市的天空永远是灰色的。即使艳阳高照,天这张被染过色的纸,似乎还是无法留住时间的痕迹。

所以,我更倾向于呆在乡间。

没有高度繁荣的文明,却有不拘一格的野性狂躁。在这里,我是自由的,我可以留下生命中永恒的痕迹,把它深深的埋在土里,而不至于被风吹过而全全部散沙。我不敢肯定,现在的乡村是否受到城市的影响而毁了原有的野性,至少,记忆中是这样。那种感觉是无法用手去触摸的。

可以跟着农人,在泥泞的水稻田里忙碌,留下渠边上一深一浅的长串脚印;或是提着樵刀,在树杆倒下的那瞬间,刻录下粗细圆滑的年轮;再或是拖起渔网撒向湖面,在收网的那刻,鱼尾激起的水花,在湖面留下圈圈波纹。

我可以在土里埋下一粒种子,期待它的成长。自然的风吹雨打,种子依然可以破土而出,留下的只有坚硬的空壳。与它们相比,或许我太幸运了,种子的一生短暂而简单,但它们却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也许经过了一年的春华秋实,一粒可变百粒,也或者只留下了一具腐烂的空壳。可是,它们没有犹豫,亦是没有思想罢,它们在遵守自然法则。而我,浑然没发现,眼前还是迷茫的一片,我该往哪走。此时,我很忙,忙些什么并不清楚,也不知是为了什么看似正当却被硬生生加在命运中的理由毫不留情地强迫着。找不到痕迹,因为这不是在乡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去埋藏它。就像那块尾巴骨,裂开了就会隐隐作痛。

这个城市,压抑了许多人,也湮灭了许多本该本封藏的记忆。而它做的,只是刻意地记录下个别时代的精英,神气地用他们来诠释所有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们所具有的优良品质。而那些曾经留下过的无数痕迹,都被文明给抛开了。

这也是我向往乡村的另一个原因。乡村的一切,都是真的,这里质朴的村民和他们祖辈父辈留下的痕迹,都被自然宽容地接纳下来。无所谓时代先进。这里,上辈的痕迹被借鉴却不会被抛弃。个人的痕迹不会因烦扰而中断,它们不会残缺。这就是乡村的力量。

我的人生痕迹,部分被保留在乡村的泥泞之中,吹不散也化不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