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菜————李逸斌

在我的脑海中,有些记忆深处的东西已经淡出了,问我小时候做了哪些事,也许我还能报出那么一件两件,但大多我已无法再提及,但是还有一种味道,是永远挥之不去的,那便是家乡菜的味道。

矮房,烟囱,炉灶,这些事情都已只在心间,但演绎出了别样的精彩,冬天的厚袄已经穿上,哈出的是一口口白气,冷风吻面,也预示着年的到来。

家里渐渐多了一份植物的香气,我立马意识到今天是个什么日子,该吃团子了,走到门前,果不其然,奶奶泡了一大盆“叶子”,那种似粽叶,被减成了一小段一小段的,具体名字我也说不出,反正在那团子上锅蒸前,便先要把它铺满蒸笼。

下午,好戏才刚刚开始,八仙桌上放上一个大竹匾,雪白的面团已经揉好,我也洗净了小手在一旁候着!奶奶娴熟地把面团分成一个个小面快,转而再进入手中摇身一变,一勺子馅料一加,封口,便完成了。愿意的话,我便把它们每个头上都一点一点红,这也足以让我有成就感的了。

接下来,便是排好在蒸笼上上锅蒸了,蒸笼一层层的堆高,火也越烧越旺。小屋内渐渐烟雾缭绕,这之中是柴火香,是叶子的清香,是面香,在这蒸腾之中,小小的我在灶台边等候着,心中便时一份期待,更期待的便是那熟悉而又好久不见的味道。

开锅的那一刻,迫不及待的手遇到蒸汽又缩了回来,还是奶奶乐滋滋的给我夹了一个,一口咬下满嘴便是醇香,张大嘴的我虽觉烫,但吃的还是那一份收获的喜悦!

现在没有了大灶台,奶奶也常做,滋味还是一样的,但是那种蒸制时的烟气袅袅,那火柴干脆的爆裂声,更富有乡土的气息,原汁原味,吃的不是食物,而是纯真而简朴的生活,踏实,成为心中的一片安宁,这便是家乡菜。

可能无法回到过去,但那挥之不去的家乡菜的滋味,会在记忆中不断地传承下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