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玉兰,彼玉兰

这玉兰终究是躲不过这一劫,它还是变了。

如今,在这个处处是高楼大厦的世界,我仍能住在乡下,真是种幸运。但是,这种幸运似乎也持续不了多久了。早晨,我系好窗帘,总看到一棵不怎么挺拔的树。但它的叶子出了奇的多,盖住了一旁的鸡舍。你也许会觉得这是一颗多么生生不息的树啊!但是,谁有能知道,它叫玉兰花,但它如今再也不会开花了。它的周围被浓烟覆盖。远远近近的几个大烟囱像死神一样肆无忌惮的吐大团黑烟。天空经常灰蒙蒙一片,好像时刻都会压向地面。这天空衬在玉兰后面倒也是一幅人们精心创作的图画了。我看着这样环境下生长出来的玉兰,连呼吸都成了一种了负荷。弯曲的枝干似乎在哭诉着这一切,茂盛的叶子此刻成了累赘。

未改变前的玉兰曾治愈着每一个地方,清晨,我撩起窗帘,看见的是一棵娇人的玉兰。我迫不及待的打开窗,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含着玉兰清香的空气。一袭白衣任何尘滓都不能侵犯。它也并非是全白,走近它,你会发现它的瓣尖露着些许嫩黄色。这股黄在內茎流淌,越来越浅,直至与白完全融合。花朵的姿态各不相同,有的像羞涩的少女捂着嘴偷笑,有的则是优雅的舞者,早已完全绽放,与风共舞……阳光透过云层,温柔的光束清晰可见,洒在玉兰花瓣上,玉兰微颤,转眼间,它们便被镀上一层金边。从远处往它,白色简约但也夺人眼球。远处翻滚着的不是浓烟,是一棵棵幼苗,绿的醉人。天空一碧如洗,让人伸手想去触摸,又怕留下痕迹。

此玉兰,非彼玉兰,一切都变了。玉兰树时刻提醒着我的,便是保持自我。我将无法不改变的提前保存在我内心尚未崩坏的地方。

入夜,听着蛙鸣,我进入了梦乡。梦中,有个小女孩穿着和玉兰花一样颜色的裙子。她正趴在窗前,望着缕缕温柔的阳光下动人的玉兰,微微扬起了嘴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