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菜——孙常林

家乡的味道被城市的灰尘掳去,在心头一点点淡去,家乡是什么样的味道,早已忘却,却还那样渴望,慢慢地归乡路上,有人悄悄怀念着那道无名的家乡菜,那种家乡才会有的气息。
平日空荡荡的老房子里热闹了起来,久别重逢的喜悦涌上心头。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堆满笑容。“哎呀,这不是大常林嘛,回来啦。”来自七大姑八大姨问候声不断,年味似乎重了起来。照例一个大大的拥抱,爷爷在旁边“嫉妒”地笑着。“看看,我长高没。”我调皮地问奶奶。回答总是那样慈祥,有活力。“嗯,长了不少,都比我高了。”我嘿嘿嘿笑。奶奶手里忙的可是我最喜欢的鱼?
这鱼是旁边的河里抓的,纯野生,大个子,小个子,白种鱼,黑种鱼都有。各式各样的鱼一起炖了才是最棒的鲜美,烧锅的爷爷脸上被印上了跳动的火焰,即是岁月冲刷过的面孔也焕发出几分活力,少许炊烟混着水蒸气在屋梁上盘旋,掺着鲜鱼的香味令人垂延。小火慢炖,差不多的时候,在铁锅边上贴上面,这叫锅贴,如果鱼是美味的源头,那么锅贴便是最能把鱼的美味体现得淋漓尽致的。
算是半个古董的八仙桌围满了人,满桌子的菜,叫不上一个名字,他们都没有名字,他们卖相不好,只有吃过的人才知道,菜里有的只是浓浓的家乡味和家乡情。玉米稀饭就着锅贴最能下饭,根本停不下来。细滑的鱼肉和粗面混在一起的冲击感,令人欲罢不能。纯正的锅贴城市里根本吃不到,哪家还用土锅土灶过日子呢,吃着吃着,竟有一分心酸涌上来,时代的变迁是好事还是坏事,谁也说不清,我只知道,只要知道,家乡永远是人们心底深处的依恋。
也许这道家乡菜叫小鱼锅贴,也许叫小鱼大杂烩,但是不管你叫什么,我都会努力记住你,记住你的味道,记住你给我的触动,记住你的家乡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