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李清照——孙欣蕾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出身名门世家,书页的馨香过早地在你脑海中打上烙印,文化的汁液将你浇灌得不仅外美如花,内秀如竹。你的身世如此令人羡慕。

是的,在那样的一个时代,女子为文作赋不过是沧海一粟,而你却成优乐历史的辉煌,身世的优越赋予了你前进的动力,然而不可否认,没有敏捷的才思,没有细腻的情怀,如何勾绘初如此俏丽活泼的文字?少女时代的你,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如何叫你不显得朝气蓬勃的姿态呢?那一副争渡的美景图中,似乎连你爽朗的笑声也一并呈现出来。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才刚经历过与明城共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外云卷云舒后,留给你的却剩下无尽的等待。明城踏上了充满荆棘的仕途远去了,留下你独守空房,终日伏于案台上眺望,等到了秋风起,等到了燕儿南飞,等到了明月有悬挂于相思楼头,却等不到,等不到明城遥寄的一封信,等不到那一个风花雪月般的传奇……

风雨中又过了几载,人事早已变迁,明城已永远所属于他脚下的那条路,那杯黄土。而你也与张汝舟结为连理,等待着你的是那委屈的骂名及无尽的煎熬。

华帐前,红烛下,他竟对你拳脚相加。你看到镜中的自己,风雨葬送的岂是那几瓣海棠花?不,是那易碎的红颜,风吹起花瓣如同吹起片片破碎的红颜;洪荒的古乐,诠释着灵魂的落差。躲进你、梦的深处,听花唱尽繁华,唱尽梦魇,唱断所有记忆的来路,岁月荏苒,梦已逝,人犹在,却比黄花瘦。

只恐双溪艇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短短的几年里,国破家亡,跟随高宗赵构的几次逃亡,怎么会是一个弱女子承受的压力?

我想,你的心,可能早已死,只剩下空壳一具。你无力再回想起仕途颠沛流离,无力再回想起曾经的甜蜜和悲苦,更无力回想起那一次争渡……

我多想走进你,将海棠拾起,扮靓你的容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