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迹 ——周怡俣

儿时的梦想像明月,清晰,透彻,令人遐想。我的明月便是那光彩夺目的舞者,舞动在自己青春的舞台,在伤痕中留下炫丽的足迹。

早已忘记同舞蹈的初次见面,只在脑海中留下一个小小身影,倔强,自信,不服输。
因为初学舞蹈的时候年龄很小,又没有基础,所以总找不到舞伴。在搭档练习时,只得看着大姐姐们很快找到各自的伙伴。从而,我的搭档便成了老师。也正因为如此,才练成了我扎实的基本功。
记忆最深的是在夏天,每天热身时都是压腿下腰。为了更好的韧带,只得在这些基础方面狠下功夫。将两腿分开,双脚顶在两根杆子上,手向前伸直到贴着地板。老师便严格的坐在我的腰上帮我压腿。慢慢的向下压,力气越来越大。渐渐的便是两腿间韧带撕心裂肺的疼痛。有时疼的难以忍受,便紧呀牙关,眉头紧皱。那痛处好比抽筋一般,进也难,退也难。舞蹈房中时常传来女孩疼到不行的哭喊声。我的人甚至就这样放弃了舞蹈。
更有个重要环节便是下腰。腰的柔软程度决定了舞姿的优美。后翻侧翻等,无一不是考验软度的危险动作。时常是稍有不慎,便是“人仰马翻”。青一块紫一块或擦破皮还是小事,一不小心摔到脊椎或脑袋,代价都是不可估量的。我的大脑袋上,便有一块小包子般大小的肿块。后翻时没把握好力度,一不小心整个人头朝地摔了个四脚朝天。脑袋好一阵冒星星之后,只感觉和大地亲密接触之处长出了个大包子。
这样回忆起来,我所受的伤远挤不上我对舞蹈的依恋。痛过伤过,那都是历史所留下的印记,心始终随着前进的足迹,不曾停留。
我爱我的舞蹈梦,爱那追逐理想的路上留下的痕迹。他们陪我一同进步,一同成长。见证着我的努力,我的光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