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九月——余永河

今天去二中打球,一路迎着桂花香走来。

看见那些树木仍绿得发黑,只是天空一片高远明净,凉爽的风吹来,才感觉到秋天确实来了。

秋天就这样静悄悄地带走我们一整个夏天的躁动,带来躁动后的宁静。如同一个热情似火的盛会,百花开过,香气弥散,等万紫千红落幕,留下一片低调的金黄。

谁还记得曾经学过的那篇小学课文《秋天》:

“秋天来了,天气凉了。一片片黄叶从树上落下来。 一群大雁往南飞,一会儿排成个‘人’字,一会儿排成个‘一’字。 啊!秋天来了……”

那个年纪,总是把课本竖得高高的,随波逐流地跟着大家扯着嗓门瞎吼,吼到最后一句,个个都跟某红色电影里中弹的男主角一样,“啊”得很惨烈。

今天坐在二中的篮球场上亲眼见过成群的大雁南飞是什么样子。

我在想象大雁在空中看到的秋天是什么样子。觉得它们能看到一整个世界的秋天。

记得小时候每天放学,走在回家的路上,调皮地踢着路旁扫出来的一堆堆落叶。

深秋的时候,总是一阵风就带走好多片在树梢已经枯黄的树叶。

它们完成了绿色的使命,便安然地随风落下,沉进土里,酝酿下一个绿色。即使一片树叶也如此,谁还敢说岁月无情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