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老树再见时——陆晨炅

当我再见它时,它并未改变,依旧矗立于那条幽深的巷子深处,它只有无穷无尽的绿,却道尽了世间冷暖,红尘世事。

初次见它,是少时的我太顽皮,无意间发现的,那时正值酷夏,老树下舒服极了,偶有微风拂过,还会把树叶吹得沙沙作响,我便倚靠在树下,听着它的声音,似乎要与我说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再一次见到它,已经是五年之后了,我按童年依稀的记忆寻到了它,却看见了一个小女孩,在树下不知何时装上的一把长椅下兀自的哭泣。我本不是喜欢与陌生人聊天的,却不知为何想知道女孩暗自哭泣的缘由。

“怎么了?”我走上前,带着略微的胆怯与不自在,问道。女孩显然是被我吓到了,呆呆的看着我,半晌,才用衣袖抹掉了眼泪,留恋的望着老树,说:“它马上就要消失了,我舍不得。”我略有些诧异,这老树也有百年之久了,却是说毁就毁。我想,老树不只是树吧,他陪伴我、小女孩甚至数不胜数的人度过了他们的童年,它是对于美好童年的念想、回忆甚至是祭奠。只是,它要消失了,消失在有一幢高楼大厦的崛起之中。

不久,一个妇人把女孩带走了,我目送女孩远去,看见她泪眼婆娑,目光从不曾离开过老树。我走近老树,用手细细的感受着不只是由于枯燥还是什么缘由而微微上翘的树皮,笑了笑,如同小时的自己,倚在树旁,听着沙沙声在耳畔回荡。

那时入秋后的几天,树叶已经有几片在空中飞舞,然后落在地上,这不禁让我想起了老树的死亡,不正有如落叶,有如我们人类吗?在它生命的百年中,或许早就看淡了生死,或许已经没有了遗憾了。所以我相信,老树没有走,它只是在用另一种方式,看着我们的悲欢离合,起起伏伏,

老树啊老树,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我会再见到你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