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迹——宣舟

花儿开在美好的风里,风里留下她氤氲着芬芳的痕迹;水儿流过青密的草丛,草丛中留下她湿润着清新的痕迹。我就像是一本书,在时光的旅行中,许多许多就此留在我的书里。

偶然一天,不知道为何随意拿起了一本书。书本里翩然落下一张画纸,平整而崭新。画上是一个美丽有风的夏日,太阳消了。一个穿着粉花格的小女孩在田野旁站着,她的裙随风起舞。

我望着,思绪在脑海中飞扬着,旧时的痕迹宛如干裂的银杏叶重又翠绿枝头。在那个记忆中,这寒冷的秋冬一下子变得炎热而轻悠了。在那祥宁的庭院中,过了晌午,家中只有我和妹妹在。四下静悄悄的,远远地听见邻居家的犬绵怠的一声“汪”。刚醒来的我见着家门锁上,就一下子知道奶奶去田里了。不知为何,妹妹也半眨半闭着眼跟我来到了外面。夏日被厚厚的云彩遮住了锋芒,清清的风吹着院外的银杏树叶哗哗作响。

没等我出口,妹妹就早早拿出了钥匙,急迫着去追逐那阵清凉的风。门被打开了,我们立马就冲到了外面。门外大路不到几步就是菜园子和水田,左右是排排银杏树林。风吹拂过碧海,绵浪涌起,风又吹过银杏树林,沉甸甸的青果相互碰撞,叶叶婆娑。风又吹过我们的脸,心旷神怡,怡然自得。

妹妹在地边捧起一手白沙,风沙鼓舞,竟直吹到我的脸上,落在我的鞋子里。我无奈而故作生气,满脸愠色拍拍脸,倒倒鞋,趁此掬一手沙,泼入她的鞋中。她立马上蹦下跳,涨红了脸,开怀的大笑着。妹妹单脚蹦着,一手倒沙,笑了我半天没回过神来。

我和妹妹端了把凳在银杏树下坐着,树荫凉人,清风更醉人。树荫间偶尔有风吹干,阳光细细洒进来,格外美好。我还唬妹妹说,树叶上有毛毛虫,小心点。她立马逃了出去,差点儿被我吓哭。正当我上前乖乖赔罪时,她又偷偷往我背里塞了一把沙。我东窜西跳,捉着她又鼓着衣服。

渐渐,太阳终于消了。可天还十分晴朗。她在田间奔跑,风中她的花格裙子随风摇曳;她在田边站着,牵着我的手,向奶奶的田走过去,她的花格裙又临风飘绽,嫣然一朵美丽的花朵,在绽放。

不知何时,妹妹用她稚嫩的画笔做出这幅画,塞进我的书里,就如一叶翠绿的银杏从枝头摘下,又夹入书中。岁月三季,他孤苦脆弱,但依旧美好。她用画描摹出最美的乡之痕迹,在我的记忆里,很简单,很朴素,但却十分令人悦目。

一抹淡淡的痕迹,足以暖我心,倾我思,怀我念。在生命的长河里,这抹痕迹将如乡愁,一叶小舟,渡我直尽命涯之东流;将如一曲悠调,携我踏歌漫漫人生路。

我不彷徨,因为我有过,我走过,纳一笔于书中,留一痕于心中,行舟踏歌至远。

我和妹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