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个月夜——吴迪

我只愿能在这夜里,守一轮明月,便能寂然喜欢。
——题记

今夜,无月。望着皓皓墨蓝的天,隐隐泛着白色的天,微微呼了口气,顿时屡屡白色在空气中氤氲开来,渐渐飘散,淡去,化作一层纱,隐于夜,瞧不见了。这冬日的寒夜终是寂寞的且不说那白气,就连开在空中的月也藏了起来,不露人间。
四周寂静,以至于能仔细的听见钟表的滴答声。真的好静,好似都在倾听着,倾听着这夜无声的歌唱,那是它对明月的挽留与思念。
明月几时有?它开在我的念想里。
初二那段日子的夜,都是明月陪我度过的。那时的夜晚是墨色,唯一的光源只是月。那硕大的月,照亮着世间,更照亮着我沉沉的心。它洒下清辉,我便捧起一泓月色,嗅着院中的花香,心里就清澈起来。月影飘摇,暗香浮动,我满溢着对月的赞美热爱与感激,在墨色中寂然喜欢。
现在,我送自己一个微笑,赠自己一缕月色。即使明月今夜不掀起自己的面纱,安知我不能在这无月之夜中赏月?那美人的真颜,早已铭记于心。月它向来守着世人,望着人间,指引迷茫的人明道,给予远乡的人温暖,纵然它不在却亦守得我的内心,不浮不躁,静好如夜。
浮与躁,亦巧,是现在的问题,躁似乎跟了我们快三年,断断续续,藕断丝连。我们似有散不完的热情,满腔热情却又似不放于正道,扰得内心浮动不守。但无论怎样,我都坚信会好的。我们就像那轮明月,常态是总是皎洁的明亮,但也免不得会偶尔走失,找回路后,便会归于往日的平淡与宁静。眼下,我只想给夜的苍凉加柴,给寂寞真心,好好去体味自己的心,给予它往日的淡然。
我只愿在这里,守一份心,便能寂然欢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