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星空再见时-杨雪晴

浩浩汉何,熠熠我心。

童年时期的记忆,足以影响人的一生。那一帧帧美丽的画面,始终指引着我一路前行。

去年春节,天气格外冷。回家的路上白雾蔼蔼,冰雨迷蒙。虽然人不时哆哆嗦嗦的,但脸上却也都是微笑。开车进泥泞的土路,在找到亮着橙光的小院时,天早已黑,雨也不知何时停了。半天的劳顿,我还是急着往里赶,拖拽着大包小包往那橙光挪去。突然间,停下脚步。

是星!满天的星。我情不自禁地驻足仰望,只见那青黑色的高空上稀稀落落地闪着隐隐的白光。下过雨的一天看见星星实属稀少,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一颗颗天幕上垂着的,好似月光般轻柔,星光,只是淡淡的。东方、南方、西方、北方,视线仰头转了一个圈,童年轶事恍如昨日。

在泥中立着,一副昂扬的神态。忽被一道尖锐的老妇声拉回
:“雪晴啊,你们到啦,来了怎么不叫人呐……”奶奶拉开门站在光的前面,橙光环了她一圈。即使背光,我也看得清她虽高兴,但沉稳、淡定。

我的奶奶不是那种慈祥、温厚的人,相反,她勤恳、洗练,却比水还清淡。初记事的时候,我是与她生活在一起。

记得幼时,若是夏天,奶奶在清晨五点便帮我洗漱。在菜园的薄雾中穿梭,摘取满园的果实,以备一天之需。她在我之前走着,盘旋在田埂上,不曾回过一次头,却总是能在我将跌倒时扭头扶我一小把,祖孙便继续默契地吗,忙活。一个秋日晚上,不只是因什么缘由,奶奶在罩衣中灌了一把瓜子和花生,便带我走上了大路。秋季天高云淡,更能看清星星。她走地十分快,我只好一路小跑着想去抓她那干枯的手,却也不时流连那繁星密布的星空。它们被钉在天上一动不动,而我无论是走多远,看到的都是一样的景像。渐渐地,我烦了。
“奶奶,怎么走那么远还没到啊!”我一下站在原地不动了,喊着。她十分简要地回答我,转身把我牵着,在我左手心放上一捧瓜子,什么也没说。

这是有了她的牵引,好像只有一个目标了,走。先前那麻乱的星似乎紧凑起来,一颗颗排列都有了自己的位置,还是在天上默默的,洒一地星辉在路上……

是,就是那个人。思维被橙光拉回,我微笑地注视着她,头顶繁星。

奶奶,我将带着您的坚韧勤恳,以那星汉为伴,一路向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