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菜

家乡菜
春暖之时,万物复苏。惊蛰之后,清明之前,一种不起眼的野菜开始生长。这便是野香葱。
野香葱,最深的记忆便是奶奶的香葱饼。这种葱不能大规模种植,只会在田间地头一小丛一小丛的出现。奶奶常常要在田间仔细检视每个角
落,一上午也不过能割到一把。但这一把,就够了。
洗净香葱,切成细末,拌入一碗粗米粉,和水和面。面粉凝结,粘满了奶奶整只手,而清香也随之绽开。来到灶边。点燃稻草,不久便飘出
阵阵青烟,面糊入锅,银浆四面浇,奶奶熟练地拿起铲子翻动,不一会儿,饼儿就散发出诱人的清香,我的嘴巴里也溢满了津液,又可以大块
朵颐了。
香葱饼外表也许并不太好看,绿色的饼皮上常会带有一些焦斑,但这些毫不影响我的食欲,面饼硬而富有弹性,嚼在嘴里满口生香,经常吃
得我停不下嘴来。现在物质生活条件很优越,比这香葱饼好的食物太多太多了,但是在我心灵深处我觉得这朴实的香葱饼始终是我的心头最爱

随着年龄增长,我不再能常常回乡下了。学校繁忙的学习消耗了我大量的精力。然而,每年的春天,仍是我最开心的时刻——奶奶会在送菜
之时,带来这令我魂牵梦绕的香葱饼。
然而今年,奶奶没有送来香葱饼。她在田中不小心摔了,手臂骨折,在医院中休息。我们去医院里看她,她却更关心我家中的情况:“家里
没菜了吧,你们回趟家,我厨房里有拣好的菜。”
带回来了不少菜,青菜,马兰等,其中,还有两把香葱。“今年奶奶做不了饼了,我做吧。”妈妈说着。这次不同,用细面粉,还混入了鸡
蛋。面糊很快和好,下锅。火也变了,没有稻香,而是现代的天然气。饼很快就好了,饼十分软,色泽也黄中带绿,很好看,没有了熟悉的焦
斑,没有了富有弹性的嚼劲,我吃起来索然无味,半块没吃完,就推开了。它材料虽好,却没了过去的味道。
小小的一块香葱饼,有着最朴素的外表与最平常的味道。但它寄托的却是奶奶浓浓的爱。我吃它的机会越来越少,我只有越发地珍惜这浓郁
的爱。漫漫十六年,饼小爱深伴我行。奶奶,在岁月的潮流中与我渐行渐远,但这浓厚的爱,必将常伴我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