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潜藏的自我 放个假 为了更好地前行 —杨雪晴

梅老师啊,我向芮宇轩要到了初一下学期的那一本Blues——蓝调,就是天蓝色的那一本,带着扣子的。

上午打了几篇,中午又把这一本拿出来打,发现下期的水平可真是有进步啊,连我都没有想到会写得那么好。在网上又找到了两张图片,就忍不住置顶了两篇。呵呵,不好的话您照样拿下来呗!

我的文风不知何时又有些改变了,尽管以前那样深沉的文章看起来不错,我如今写着写着,心又硬了,那样的东西已撼动不了我。

心智又成熟了些。如果以前一直是沉浸在强烈深沉的思考中的,那么心中的“道理”,即想清一件事的过程,就会即刻打通,若是碰到一件令人痛苦的事,不假思索便条件反射性地勾清道理,然后抛之,不为所困,成为一个平常人,开着平常的心,谁也猜不到这是一个轰轰轰烈烈的人。寻常痛苦已不用藏,而是,到了另一个空间。

这种人人乞求的心境,或许只有体验过才知道,无痛无错误疯狂也是不好的。

所以,在很久以前,我就担心过这个问题。我曾经无数次的害怕(看,以前还是怕的),想要止住心灵思想的脚步,于是跳出了思维,却实践了生活,反而走得更快。

这应该就是我的不想长大吧。

我知,以后,这种不想长大会变换无数个理由;以后,“我”也会看到我的年少无知。

我的青春不是在那种痛苦中度过的吗?我似乎从来没有为那种电影里的年少轻狂痛过,因为我不曾经历疯狂的青春。我似乎不喜欢这种成熟,只爱傻傻的……我多么羡慕那种为青春疯狂痛的人呐,多么羡慕那种幼稚的痛。

人家装傻,是因为怕痛;我装傻,是因为要痛。哈哈,可笑。

这些,当做是我故意不思考,故意放出来的怨念吧,要是放在平时,半秒便神清气爽了。因为,这就是我独有的青春人生,我这样的痛,也是成长。

但是这一次,让我好好享受一次迷茫吧。

来故意放个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