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妤佳随笔

当潮水涌上年代久远的堤岸,夏天连接了下一个夏天,你,什么样?当大雨席卷烈日当头的村落,夏天淹没了下一个夏天,你,什么样?跳过绿春悲秋忍冬和来年更加青绿的夏天,你又出现在我面前,眉眼低垂,转身带走一整个城市的雨水,再转身带回染上颜色的积雪,麦子拔节,雪声轰隆地滚过大地,你泼墨了墙角残缺的预言,于是就渲染出一个没有跌宕的夏天,来年又来年,却未曾等到一个破啼的夏至,终年不至的夏至,逃过来回往返的寻觅,谁都不曾遇见它,那个从来未曾来过的夏至,世界开始大雨滂沱,潮汛渐次逼近。在大雾喧嚣了城市每一个角落的岁月里,芦苇循序萌发然后渐进死亡,翅膀匆忙地覆盖了天空,剩下无法启齿的猜想,沿路洒下海潮的阴影,黑发染上白色,白雪染上黑色,白天染成黑色,黑夜染成白色,世界颠倒前后左右上下黑白,埋葬了晨昏,埋葬了一场绚丽滑轨的青春梦。

读{夏至未至}有感

二(10)班  干妤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