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光-霍欢

夏天虽已过去,却仍有鲜明的夏之印象。

Chapter  01

立夏在浅川茂密的香樟树下行走。阳光透过繁密的叶子照下来,照亮她的澄澈的眸子。

傅小司伏在单车上,白色耳机线蜿蜒而下,消失在衣服的某个褶皱里,或甜美或残忍的呐喊在他耳边回响。他如大雾弥漫般的眼睛温柔成一片。 陆之昂站在他旁边,朝经过的女孩子招手,不时回头和傅小司讲话。大笑时露出洁白的牙齿和……牙床。

这是1996年的夏天。一切都很美好,一切都还来得及。因为,夏至未至。

 

Chapter  02

文理分科。

傅小司和立夏一起学文科,陆之昂和遇见留在三班学理科。学习负担加重,各自奋斗着。

陆之昂依然会在冬天裹得像粽子一般,还戴着“两个小辫子”的毛绒帽子;依然会在放学后去找傅小司,同他回家;依然占据年级大榜的开头……但是——

他不会露出牙床开心地大笑了。

因为,这个夏季,他的妈妈……去世了。

为了妈妈的心愿——他可以成为优秀的注册会计师,他不能陪小司学文了,一个人孤单地在理科路上前行。

同时,遇见为追梦在圣诞夜离开浅川,去往北京寻找机会。

小司进了津川美术大赛决赛,立夏人生中第一次坐飞机。入住上海的老洋房改造的小旅馆,度过快乐而难忘的一夜。傅小司夺得高三年级组第一名。

这还是1997年的事情。头顶终年不败的香樟默默传诵着他们的故事,依旧美好的如同童话般。

最后的时刻,还未降临。

 

Chapter  03

即将高考。

小司默默放下画笔,专心拿起课本。

立夏在晚自习的吊扇声中写着冗长的历史试卷写到手痛。去水房为小司和她的杯子灌水。

班级里很多女生都悄悄哭过,但也只能咬牙切齿背课文。

终于,等最后一门考完的铃声敲响,四下离散。

傅小司与立夏同在中央美院;陆之昂独自远赴日本早稻田大学修注册会计师;程七七,对,还有七七,保送上海美术学院。

而遇见,依旧固执地在北京追寻自己的歌唱梦,却做着酒吧驻唱、送报纸、便利店店员这三项风马牛不相及的职业,只为了自己心中的梦,与渴望的荣耀。

她哭过,她悔过,她累过,她爱过……

然而,命运不曾青睐于她,她没有红。她的梦,与渴望的荣耀,都是一个无形的幻境。

这是1998年的夏天,阳光依然照耀在他们身上。他们生命的轨迹,在重叠后,又向不同的方向前进。

 

Chapter  终曲

2003年的夏天,再见。

阳光照耀在他们身上,依然灿烂。

而他们,离开安逸校园,被卷进社会这个浑浊的大染缸中……

……

中间经历了那么多的事,产生了那么多奇妙的化学反应,然后,一夜西风鸣。

受伤的我们四散而逃,假装遗忘了那些惨烈的过往,最后归于平静。

只是偶尔在梦中,仍会想起——

立夏和遇见洋溢着快乐的微笑,在茂密的香樟树下打闹;傅小司伏在单车上,白色耳机线消失在衣服的某个褶皱中,那双大雾弥漫的眼睛无意识地温柔成一片; 陆之昂站在他身边,对经过的女生指指点点说哪个比较好看,露出牙床没心没肺地大笑……阳光不知疲倦地照耀他们,让他们皱出立体的眉眼。

 

夏至未至。十年为期。你好,再见。

这一回的《夏·光》,是我对《夏至未至》的缅怀,也是我对过去那个讨人喜欢的小四的缅怀。

如同温水般安静而透彻的文字与剧情,又在忽然之间坠落。美好的表象原来是粉饰在生命表层的美丽花纹,轻轻一吹,便悉数掉落。

那么近的地方。

却是离得最远的夏天。

 

谨以镜鉴,或者纪念。

2014.09.29

——完成于晚自习结束

《夏·光-霍欢》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