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事奇趣——宣舟

姑父开始撒渔网了。吆喝,他抓着后网的中央,向后一转,再猛的回转,一抛,由于惯性作用,渔网便均匀的铺在河面上,姑父还得往右边走几步,渔网便随着河水的流动慢慢的闭合,走到最右边,哎呦。慢慢的往岸上一拉,防止后面的网松开,慢慢的网上来了,有几个大石头挂在网上。大家都说没戏了。可到最后,底上还挂着一只不小的鱼。我们俩乐呵呵的把鱼装进一个小袋中,放在小池边。再撒第二网,姑父丝毫没有怠慢,我们也在一旁努力关注,可拉上来的,除了石头,啥也没了。第三次,也是如此,顽固的的石头死缠烂打,还多了几根水草。我看的无聊,便捡起小石头来到河边,玩起打水漂。第一次漂了两个,第二次漂了四个,正当我准备漂第三个时,却被一个渔民制止了,原来他们正要在石头滩上走。于是我便走到石头滩的最右边,看着前面不远就有一个石头滩平地,便想去那玩。没想到姑父也在那,我便加快了脚步,水还不深,膝盖不到,后来慢慢想滴出走,水很快漫过膝盖,后来水又变浅了,上岸了。姑父捞了个小鱼要放进去,我又得回去,我捧着鱼小心翼翼地趟过水,谁知脚底下泥石松软,黄沙翻上来染黄了水,一个踉跄,小鱼从我的手中蹿了出去。我又重新回到岸上,看着全湿的裤子,我无言以对,而老姐则是扑哧一笑。姑父又跑到这边来。我便又在岸边玩耍,我想溜下河,河岸下却是空的,踩空的我,一把侧跌到河中,拖鞋双双漂在水面,雨伞也落浮在水面。老姐赶紧拉起我,拾起雨伞和鞋。纯属一个落鸡汤的我,被姑父严厉训斥了,我惊魂未定,老姐哭笑不得,三个人三种神情。太搞笑了。后来,我也笑了,衬衫全湿,中裤全湿,浑身上下湿透了。由于我的意外,捕鱼计划暂时中止了。这时雨也停了,天空放了亮,空气格外清新,树草皆由茂盛,河泊皆由生机,人们皆由繁忙,道路皆由泥泞,田野皆由焕然,似乎一切都是新的。

夏与自然便留在那。领略着,欣赏着……整个夏,整个快乐愉悦清心的大自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