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卷——沈丹琦

一小竹篮荠菜,占着露水

还有鸟鸣,花香以及溪水淙淙

都被切得细细的

乡愁一样细细的

但是春天怎么能裹住呢?

一张薄薄的面皮

怎么裹得住热烈的春天呢?

所以金黄色的豆油炸过之后

我依然能看见

里面透出的淡淡,淡淡的嫩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