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回味 如梦雨忆 -杨雪晴

喜欢春天那种绵长的雨。

依稀记得跟着爷爷奶奶的日子。

奶奶总是告诉我,下过雨之后就暖和啦。于是我老是跑到堂屋门口去,眼巴巴望着外面黑云密布的天,瞅着那一条条厚厚的、粗粗的笨重雨点噼里啪啦地砸下来,冲击着泥土,敲打着瓦片。也不知道那么能吸水的土怎么就喝不下那小水洼,就那样满满的兜着,有规律地溅起水花。耳边萦绕着“雨水生根”的欢快声,特别是那下到水缸里的,与瓦片的清脆声化为天籁。我总是陶醉在那样水灵灵、雨蒙蒙、散发着尘土之香的清凉时节里。

有时,一年中除了睡觉没有几次休息机会的奶奶也会停下来。她穿着粗布衣,厚厚的、老土的一种罩衣扣在身上,好像理所当然一样。这个时候,她会左手攥着一些瓜子,用右手一个一个地将它们嗑完。她的神情是难得一见的安详,尽管她倚着门栏边背对着我,凝视着外面的大雨,我也知道她在盼着出礼的爷爷归来。我想,爷爷现在正穿着黑色的雨衣、骑着自行车在雨中狂奔吧。有时,她会突然想起什么的,迅速转身过来问:“要不要吃点旺葵啊?”此时,她已经从口袋里掏了一把出来灌在我的口袋里。有时他也直接剥好了送到我嘴边,我也总是能吃到她的手,粗粗的皮,张开破裂的一道道血红口子,,胡乱裹起的创口贴,股黄的老指甲。大多是情况下,是我自己伸手到她的口袋里翻找瓜子的,总会踮起脚尖,费力去摸。

今天的雨不是也挺大吗?

《悠悠回味 如梦雨忆 -杨雪晴》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