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血景不再见(一)

“喂,我看你《荣耀》打得挺好,我们成立个组合怎么样?一起推翻那个叶秋!”

“好。”

荣耀,第二赛季,百花战队,双花组合成立。

“总决赛了,我们离冠军只有一步之遥了啊!”

荣耀,第三赛季,百花战队闯入赛后季,却惜败于总决赛,一叶知秋的一干战矛却邪之下。

百花战队,亚军。

“就差一点点我们就可以超过叶秋了,下次,继续努力!”

可又有谁会料到?这个下次,只持续了一个赛季。

第五赛季,孙哲平手伤退役。

韶华不为少年留,空余百花少一人。

车祸现场,肇事者逃逸,车下的血染红了夕阳,染红了百花。

医院。

医生从抢救室中走出来,拉下口罩:“伤者伤得比较严重,但大多数都是皮外伤,没有伤及脑部,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众人一听,都是一怔。外伤,可只对职业选手来说都意味着什么?

“那他……还能玩游戏吗?”张佳乐小心翼翼地问。

“哼,游戏?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游戏,能捡回一条命就不错了!”医生冷哼一声。

医生又怎知,于职业选手而言,荣耀,是生命!外伤,是致命的。

病房内。

孙哲平倚在病床上,柔和的阳光在他身上,使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多了几分柔和,目光却依旧坚定。

“乐乐,我可能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张佳乐无言,就那样静静地坐着,看着他那只缠满绷带的手。

“乐乐,荣耀可能与我缘尽了吧。百花,就靠你了,我不能再陪你和百花继续走下去了……”

“不会的,大孙。百花缺不了你,双花就是双花,少一个人又算什么!”一向想随意的张佳乐情绪也激动起来。

“我是该休息了了,乐乐,希望你带着我的梦荣耀一生!”

孙哲平,荣耀第一狂剑士,留下了一道繁花血景,悄然退役。

他在百花的账号卡叫落花狼藉,手中的那把银武叫葬花。有人说,“葬花”这个名字不好,他却笑言“名字,代号而已”。可三年后,他却葬了繁花血景,葬了自己。

第五赛季,张佳乐带着他的百花缭乱,载着孙哲泽平的梦,继续前进。

第七赛季,百花战队,亚军。

第七赛季末,张佳乐退役。

联盟哗然,正是当打之年的他为何退役?

张佳乐说,大孙早累了,他现在也累了。冠军,离他越来越远了。

一个人,两份梦,太重了。

第八赛季,大换血的百花无望赛后季。

众人议论纷纷,却不见孙哲平和张佳乐。

回首百里百花缭乱,却不见落花狼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