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事奇趣(1)——宣舟

远方的山,草木葱茏;远方的河,如条条明镜似的的丝绸。近处的草再葳蕤,农民再忙碌,田地再富饶,也是一便尽收在车窗内的我的眼里。我与老姐乘姑父的车回溧阳老家。

前方开阔的路愈来愈窄,农田也越来越多。突然视线越发模糊,硬币般大小的微波鼓点一般砸向车窗,车窗一片模糊,刮刷器也不停的摆动。下大雨了,车子拐入了更加狭窄的水泥小路上,不一会儿便停了下来。刚下车,“哗哗啦啦”,雨伞被 重重的雨锤砸出了紊乱的曲音。伴随着变幻无章的交响曲,我们回到了姑父家中。

休息了一会儿,稍作调整。吃完午饭,雨势减小,姑父与我们整装待发。一张巨大的渔网被姑父拿着,我心中惊喜的小鼓七上八下的乱敲。捕鱼去了!大雨已在路上积了厚厚的一层水,农田里也都四处形成了小小河,不停地泛着涟漪。来到一座桥边,河流的水涨得超快,边上的小田坎只露出一点儿了。边上零零点点的农民以及五彩缤纷的渔网时张时缩以及河里拿着渔竿的人。仔细听潺潺淙淙的河水哗啦啦地响,以及拉网时的吆喝声以及淅淅沥沥的雨打声。姑父带着我们从桥旁的小路下到河边:踏过泥泞的小路,掠过湿漉漉的草丛,我们便跑到河边的石头滩了。一堆一堆的鹅卵石夹杂者不规则的大石头,无形的铺摊在河边,河水时而漫过石头滩,冲到脚边。河水好清凉,似乎一瞬解开开了双脚的劳累,放飞了身心。石头滩细缝中夹杂着几株小草,后面有两小池静水,浮萍立野于上。河的对岸,葱茏茂密,还有一股清流从草木旁涌流而出,与浑浊的黄河形成鲜明对比,好似“泾渭分明”。水原来从后面的一个稍大的湖流出。多美的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