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卑微——丁悠然

有的人活得高贵,高雅,高不可攀;自然就有人活得卑贱,卑微,微不足道。我不是在赞扬、羡慕高贵的人,也不是贬低,鄙薄卑微的人。只不过我有幸遇见了一场美丽的卑微。

上周末,为了与朋友见面,在公交车站等了很久,14路才“懒洋洋”地驶过来。上车后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公车走走停停,一路颠簸,摇得我昏昏欲睡。车上的人越来越多,使本就闷热的车厢变得更加密不透风,就像是正在蒸着小笼包的蒸笼。我只想快点逃离这个大蒸笼,从来不奢望在这个全是汗液臭味的地方有什么美好发生。

然而,这时站在我旁边的一个大叔引起了我的注意,从他全是泥点的穿着上来看,显然,他是个农民工。他紧握着吊环站着,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好像不敢让身子有稍微一点儿的倾斜。那双紧握吊环的粗糙的大手上也有泥点,我可以想象他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是多期盼早点回家—-连手都来不及清洗。我看见他布满沟壑的额头上、黝黑的面庞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后背的衣服也湿透了。

这时候有人下车空了个座位,就在那个大叔的旁边。可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少妇“眼疾腿快”,抢先占了那个座位。那位农民工大叔没有吭声,只是宽厚地笑了笑。

又过了一站,在我旁边的常老师下车了。那个大叔也没着急坐下,而是操着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对后面的一个高中生说:“你过来坐吧。”那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说:“还是你坐。”就这样来回谦让了一会儿,大叔才在我旁边小心翼翼地坐下。我看到他并不是坐了整张椅子,而是靠椅子的右侧坐的,而且他的腿也是靠向外侧。我恍悟:他是怕碰到我雪白的裙子!我也明白了,他站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小心翼翼,他也是怕碰到别人的,碰到那些好像比他高贵的人!

此时,我多想说:谢谢您。可是,这又是何必。有一种人,活得平凡、卑微,但是他们的人生依然美丽,就像这位农民工大叔。我不知道他是从哪站上得车,也不知道他将从哪站下车。可是我知道,今天我是多么幸运,就是这位农民工大叔,他让我遇见一场美丽的卑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