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米-余永河

由于长时间没有运动,经过今天剧烈活动的体育课,许多“玩命”的人都虚脱了,而我,也是其中一个。

冲刺完400米的我顿感脚上如负了铅一般沉重,虽知不利于血液循环,我还是选择了坐下,脚上的酸痛,无力顿时刺激着我的每一根神经,我又不堪负重的躺了下去,谁知,这不仅没使我舒适很多,反而更痛苦,无奈的我又坐了起来。于是胸口发闷,呼吸无力,脑袋愈发沉重,就连眼睛也冒起了金花。那自然是虚脱了,谁让我没好好吃早饭呢。

苦苦支撑到了去食堂吃饭的时间,原本从操场到食堂如此短的距离对当时的我而言,就像天河两岸的牛郎与织女。拿到餐盘,我似乎使尽了全身的力气盛了一大堆米饭,我认为这是我在学校第一次吃那么多。即使无力咀嚼,我还是大口大口地往嘴里送,原本清淡无味、令曾经的我不屑一顾的米饭,在那一刻,竟是这么的香甜、糯滑,第一次切实地感受到了它那平凡而又亲切的味道。

满满的米饭被我吃光了。

下午我打趣道:“活着的感觉真好。”但心中却在想:“知米的感觉真好。”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