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啰嗦-杨雪晴

现在正好是周六凌晨0;30整。

周末都要在校排练话剧因为我新买了一把吉他,我还想要周六晚上去泰州看一个西班牙乐队奏吉他。喜欢,一定要看。与父约定好,去前要把作业全部完成。那么,能写作业的,也就是周五晚上与周日凌晨。

半小时前,一直在做交流本网站的事情。忘了将纸交给组员了,所以文章只好我自己打了。

我也把上学期、上上学期的拿出来了,又打了李汪俊的一篇、我的一篇(不知李汪俊会不会生气)。

这交流本只有毕业时看才最想哭吧,用现在的眼光看之前的,没有一篇拿得出手的,如今,随手写一句话都比以前的强,人的进步不用这么“快”吧?不过,我也找到了从前我写文的那一种状态和文风,那种小气的字、大小也都变了。

从前与现在脑子里想的道理总感觉是与众不同的,或是像发现了死角,自己来解释。说实话,我都有些讨厌每件事情都能合理、严谨地解释,且有多种解释的我了,哼哼。于是我有时就想把他们写下来,但这种解释不是用一、两页就能搞定的,且这种思绪流淌地非常快,刻意地想、想不起来,跟不上节拍,写下来也就没意思了。这个是我刚才打字时突然通了的,那么我想想,……(省略推理省略不需太写的思绪),这种事面谈较好,或平常可不讲,毕竟是自悟出来的,想在自己心里,跟别人讲了也不一定会理解、支持,或是可找个知己争辩一番。只可会意不可言传。

我很尊重一个人的文章作品,或是不同时期的东西,除了错字,不乐意改。是因为尊重才不乐意的。去年我交流本上的文章,也是硬着头皮打了上去,即使有些地方我自己都不懂了,但是我想尊重我过去的文章,不用现在改变过去,他能复原那时的我,分享那时的我。

文章是每个人的心血炼就的。我认为。

嗯,用白话来写是在与你对话吧?

我不会用刻意的文体或语言写,这是根据内容、环境所让我产生的首次浮现的感觉而走。

没什么内涵,啰嗦了一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