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过,天晴》——吴迪

雨过,天晴

周五的那场大雨,刷洗了大地,掸走了尘埃,洗涤了万物吗,也为空气穿上了薄薄纱裙。

暴雨,拍击着地面,奏出它特有的音律,平日里高大的树木竟也为这场雨痴狂。坐在车上的我千思万绪,爸爸发烧了,不善于表达的我,只勉强说了句:“没事吧,有没有吃药?”爸爸有一句没一句的答着,可见她是累坏了,为了接送我即使是发烧了也不委托他人,想到这里我鼻子一酸,但强忍着不让眼泪夺眶而出,只能在心里反复地说着:“对不起。”

终于到家了,这一路上很闷,我没有像往常一样打开话匣子,而是紧紧的抿住了嘴唇,不给爸爸平添不必要的烦躁。

爸爸吃过药已经睡了,窗外的雨也停了,阳光悄悄推开天窗,将一缕温暖洒进我房。向窗外眺望,已经没有狂风大作,暴雨滂沱,世界一下子安静下来,如此静谧美好。花朵带着露水绽放笑颜,树叶带着露水在阳光下闪光。它们经历了风雨,也战胜了风雨。爸爸醒来时,烧也退了,脸色也有所好转,使我得到一丝宽慰。

雨过,天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