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我没有忘记——张悦嘉

那是一个夏天,在周四的班会课上,我们班来了一个新同学,老师就把文职彬彬的他放在了爱调皮捣蛋的我旁边。他第一次要坐在我旁边的时候,我把他拦在额外面,说:“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这过,先留下你名字。”

他带着一副眼镜,稍微有点书呆子气,所以他总被我逗着玩。记得最过分的一次,我趁他做眼保健操的功夫把他的700度眼镜拿走了,等他做完后,找眼镜时还摔了一绞,我把他扶起来,把眼镜给了这个“瞎子”。他并没有恨我,反而对我笑。我后悔总是对他做恶作剧,于是我再和他做同桌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变了,变得也慢慢斯文了起来,不像以前那样放荡不羁了。

日后,就要小学毕业考试了。考完后,他去了上海读书。从此我们再也没见过面。其实挺想再见他一回的。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碰到形形色色的人,难免会忘记几个,然而我并没有忘记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