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不变——张珂诚

时光,终将带走世间的一切。一切,似乎终究都会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与他初识,是在五年前。那时,我刚搬家,想在小区中到处走走。恰逢一个瘦弱的男孩躺在绿茵地上看书。觉得好奇,便也加入了。看书过程中,意外地发现我们很投缘,后来又经常在小区中碰到,便很自然的成了朋友。

到了开学之时,来到新的教室,一眼就瞧见了他。他也十分吃惊,旋即一把拉上我,到他身旁坐下,问个不停。此后,我们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兄弟。因为住得近,便可天天一起做作业,一起骑车,一起疯玩。那段时光,很美好。

偶然,在他家后面发现一条溪流。溪很宽,水流极缓。从溪面上可将溪底的一切游鱼,细石直收眼底。溪旁是片草坪,小草极嫩,在加上一点露水,竟有些晶莹剔透了。它在风中摇曳的身姿令人欲罢不能,无法闭上双眼。草边有些青灰色石子,大多扁平,很适合打水漂。捡起一块来,微微调整角度,用力一掷,那石子便“哗”的直射入水中,泛出一丝水花。他见了,有些忍俊不禁,随意拾起一块,微调角度,轻轻削去,石子在水上跳动了几下,“啪”的一声飞入对面的乱石中,再找不到。

着深深的刺激了我,从此天天跑到溪边练习。而他也乐意多一个对手,开始手把手地教我各种细节。近一年,他耐心的教,我虚心的学,竟也进步了不少,但还是不能与他比拟。

自暑假以来,已是许久不见。上周末,我又回到了我们初识的绿茵地。原本的小屋已被高楼大厦所替代,溪流也早已不再清澈,彻底成了一潭死水。一切似乎都变得物是人非。再次捡起一块漆黑的石子,削向溪面,那石子跳动着,划过一道又一道弧线,最终也飞入了对面的深洞中。

不止你呢,我也丢过去了。

时间不会静止,一切终将改变。就如那不再清澈的溪流,不复存在的绿荫……

但世上仍是有些东西永远也无法改变。如你,我之间的友情。

 

时光,终将带走世间的一切。一切,似乎终究都会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与他初识,是在五年前。那时,我刚搬家,想在小区中到处走走。恰逢一个瘦弱的男孩躺在绿茵地上看书。觉得好奇,便也加入了。看书过程中,意外地发现我们很投缘,后来又经常在小区中碰到,便很自然的成了朋友。

到了开学之时,来到新的教室,一眼就瞧见了他。他也十分吃惊,旋即一把拉上我,到他身旁坐下,问个不停。此后,我们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兄弟。因为住得近,便可天天一起做作业,一起骑车,一起疯玩。那段时光,很美好。

偶然,在他家后面发现一条溪流。溪很宽,水流极缓。从溪面上可将溪底的一切游鱼,细石直收眼底。溪旁是片草坪,小草极嫩,在加上一点露水,竟有些晶莹剔透了。它在风中摇曳的身姿令人欲罢不能,无法闭上双眼。草边有些青灰色石子,大多扁平,很适合打水漂。捡起一块来,微微调整角度,用力一掷,那石子便“哗”的直射入水中,泛出一丝水花。他见了,有些忍俊不禁,随意拾起一块,微调角度,轻轻削去,石子在水上跳动了几下,“啪”的一声飞入对面的乱石中,再找不到。

着深深的刺激了我,从此天天跑到溪边练习。而他也乐意多一个对手,开始手把手地教我各种细节。近一年,他耐心的教,我虚心的学,竟也进步了不少,但还是不能与他比拟。

自暑假以来,已是许久不见。上周末,我又回到了我们初识的绿茵地。原本的小屋已被高楼大厦所替代,溪流也早已不再清澈,彻底成了一潭死水。一切似乎都变得物是人非。再次捡起一块漆黑的石子,削向溪面,那石子跳动着,划过一道又一道弧线,最终也飞入了对面的深洞中。

不止你呢,我也丢过去了。

时间不会静止,一切终将改变。就如那不再清澈的溪流,不复存在的绿荫……

但世上仍是有些东西永远也无法改变。如你,我之间的友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