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棋-霍欢

一局残棋,一抹茶香,一豆灯火,一夜冷雨。静酿。时光无声。

——题记

与挚友下棋,胜负分明,从无残局。

棋盘摆好了,人亦坐定。我们一边下棋,一边说着不与外人道的琐碎言语。我们会的招不多,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阳光正媚的午后,手边的杯子里盛着茉莉花茶,香气溢在棋间。胜负揭晓,话业已说尽,我们一同去吃桂花粥,清润又可口,像极了你与我的曼妙青春。

只惜因着这胜负太过于分明,最终我们走上了不同的路,再无法说那些琐碎的,心底深处的心事。

与父亲下棋,未有胜负,惟残棋与风雨同留。

挚友远行,我荒废了棋。

父亲授我棋艺,不愿看我放弃。重新摆定了棋盘,唤我入座。夜深,窗外风雨如泣,窗内茶香缭绕。陈年的普洱,像父亲沉潜的性格。我锋芒肆意步步逼之,父亲温厚引我入局。我们一声不吭地厮杀,时时刻刻计算,揣测,试探,诱饵,声东击西,破釜沉舟,到头来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我自知要输,仍不肯低头。父亲拦住我。一局残棋,优雅地,静静摆在那里。

“棋,下死了无义。人,做绝了无义。”午夜钟声响,父亲疲倦,回了卧房。

我坐在小桌边,望着一盘残棋。回想起与挚友的棋局——谁将了谁的军,你死我活。

其实何苦。何不选择趁早和解于某一步困局,放任一盘残棋置于原地。然后挽着手去吃桂花粥。

若再有一次机会,大概不会再与彼此为敌。会选择与那人站在同一边,与这个世界下棋。以彼此之爱,对弈人性弱点。仍有胜利的可能。即使没有——也要如《一代宗师》中所说的那样,“就让我们的恩怨,像一盘棋那样,摆在那里”。

与父亲下棋,我自变换了曾争强好胜,胜负须明的的我。以一种日渐平和的心,去下一盘棋。它是无解的。无解于命运,人生。它会是一盘残棋,优雅地摆在那里。

一局残棋静,

一抹茶香绕,

一豆灯火暗,

一夜冷雨宁。

静酿。

岁月犹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