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一-霍欢

又是周末了。

闲着无事,出门走走路。

赫然发现楼下因为施工原因,花坛被工程队挖开了,无花果树被伐了,残枝随意散落在地上;石榴树上滚落几个青涩的小果子……我一时愣住了。

那一刻我仿佛失魂落魄。为了道路,这些花、树是可以随便砍伐的吗?为了欲望,折损的东西便不值一提吗?

……让它们活下来,不行吗?

我不是个疾恶如仇的人,我只是个在庞大社会的小小角落的学生,没法让我那些小小的愿望,或者私心都实现。

 

犹记得我站在熟悉的街道上,于火树银花的暖暖夜色之中又见此去经年的繁盛记忆。沿着暮色深浓的小街回家,一路抚摸墙上被夜风吹得簌簌抖落的灰尘。哼着小调。默默念出喜欢的作家的词句。
那还是十二岁的我。在下雨的时候独自赤脚趟过哗哗积水的小小孩子。有着温暖的梦境,和纤细的身材。

 

朝花夕拾,捡的是枯萎。

 

我曾想,那一片弹丸之地,不过几条曲径,几株石榴,几颗花树,几小块青草……何以承载起人类那么日益膨胀的野心呢?

这一切将我那被回忆肆意篡改的头脑中,渐渐抽象成迷雾尘埃,浮在梦境之外的空茫黑暗,夜夜夜夜不断下坠,总有一日尘埃落定。世界还是那样美丽而遗憾,我以走过。

光辉岁月啊。

 

我在荒芜的风中迷惘地寻找星辰的方向,疲惫、昂奋又停不下来。创世之初的洪荒从神话和经书中涌来。我站在岛中央急切地张望,可是天空中的黑色飓风沉沉地压下来。但是我依旧相信,我象耶和华一样仁慈地相信,我们作为有思维的生物是上帝的杰作,在黑色的天地之外有着明媚的雪原和祥和的村庄。我们将作为一个光荣的伤疤装点历史,然后被后人轻轻摩挲。我们只是在经历一个生命的梦境,浑浊的像是在绝路,但是在太阳醒来并开始将他的眼泪浇灌这片皴裂的土地之时,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太阳尚远,但必有太阳。

 

教师点评:有《幽径悲剧》之味。

 

 

 

《杂谈一-霍欢》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