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菜 周留金

如今我又回到家乡,走在羊肠小道上,满地的杨树叶,河堤上的黄牛与老人,西天边的落日与彩霞,又唤起了我儿时的记忆。走到家门口,又看到那高高的谷堆,谷堆旁有几只麻雀在啄食残余的米谷,这让我想起了一道无法忘记的家乡菜——草扣肉。

小时候,最爱吃外婆做的菜扣肉,那是无法复制的美味。菜扣肉,顾名思义,就是草与肉的结合。每当外婆挑拣稻草时,我总爱跟在她后面一起挑拣。外婆说挑拣稻草是有讲究的,不能太长,否则扎不紧肉,稻草要干燥,潮湿的稻草会有霉味。那时的我哪懂这么多呀,所以我的每根稻草都要经过外婆的审核,然而每次都不通过。不耐心的我,趁外婆不注意偷偷的将三无稻草放进草篓里,然后再装模作样地跑到谷堆旁继续挑拣,心里因小计谋得逞而偷偷的乐着。长大后,和外婆聊起往事,其实外婆当时早就看穿了我的小把戏。

稻草挑拣好后就要涮稻草。那时外婆用的是原始的大锅灶,灶炉里烈烈燃烧的火,照亮外婆的脸,寂静又安详。锅中水冒着蒸气,咕噜噜的水向外冒着。外婆将稻草放入竹编的篓盆中,将稻草浸没在沸水中,又快速的提起,时间不宜过长,否则稻草会失去原有的清香。

将处理好的稻草捆绑在切好的肉上,然后放入锅中,加上各种佐料,先用大火煮沸,然后用小火慢慢的炖。这是最关键的一部,火候不宜过大,也不宜过小。

大约炖上两个小时就可以出锅了。菜扣肉整齐的排列在盘子中,看着就让人垂涎三尺。解开稻草,将肉放入口中,肉肥而不腻,满口都是稻草的清香,呷上一口米汤,草香与米香融合,整个口腔都是幸福的味道。我向外婆竖起大拇指,此时外婆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

每当我回到家乡,外婆总会为我烧上一盘菜扣肉,那种稻草的清香在口中萦绕,在心中盘旋。

其实家乡在不断的变迁,但家乡菜却永远不会消失。因为菜里有爱,菜里有情。就算现在生活在喧嚣的城市,也剪不断我与外婆的亲情,剪不断我对家乡的怀念,这充满爱的味道,无论如何,也无法忘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