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菜—梅克寒

我记得每到万物复苏的季节,我与外婆便会寻着满山小树的嫩芽,去找香椿芽。像踏这遥远的印迹,追寻一种代代相传的记忆——香椿饼。

我和外婆总是满山遍野的寻找嫩香椿。往往是要走到密林的深处,才能寻到一株香椿。这时候,它在我的面前都变得神圣起来了,浑身散发着金光,外婆便在这金光的照耀下,用一把长长的镰刀,把更长的香椿枝条割下,取下它刚长出的、浅紫色的芽儿,这样忙活一天,也只能采到一小碗。

回家把它们洗净,才是希望的起点。外婆把它们切成碎末,过水搓揉,把汁水淋上糯米团,在把香椿包进糯米团内,先蒸后炸,需要悉心制作,才能显示出它真正的韵味。我就把手扒在木桌上,刚刚比木桌高半头的我,便看着外婆手中的香椿,眼中充满期待,仿佛,看见香椿在泛着光,而面团在咧嘴笑着。他们在外婆的手中嬉戏,时而滚成一团时而拉着手,“称兄道弟”。 我不禁伸出手,在面上轻轻一点,自顾自地笑起来。

对味道最深的记忆,是在我10岁生日上。那天,我记得厨房云烟萦绕,几块香椿饼出炉。它们叠在一起,泛着香椿汁儿特有的蓝光,客人笑他是土菜,都不动筷,可爸爸却异常高兴。他用手拿起一块,大口咬下,像鱼儿上钩,被饼香深深吸引。爸爸的脸泛起红晕,他望向我,泛着油光的嘴角微微上扬,满是欣慰。我也接过爸爸递给我的一块香椿饼,微微咬下,香椿的清新,面团的醇香慢慢洋溢,我看着父亲,觉得从这块香椿饼上,得到一份传递的力量,让我慢慢成长。一块香椿饼,联系了我、父亲和这传统手艺中蕴含的古老味道。

这次过生日,我又吃到了香椿饼,香椿饼依然是名副其实的香甜,可它已经不是小时候的家乡菜了,我已经快要成人,甚至,不需要传统的力量,可我现在要做的,是把这份情感保存在心上,然后慢慢的传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