霾,来了-胡炀炀

哀伤的霾,缓缓走进了这座城市里。

灰色的环境,让霾那段白色的恐慌再次冒了出来。

霾疲惫的抬眼,雾蒙蒙的眼里是无尽的哀痛,白色的惶恐。

霾的悲伤化作浓厚的水雾,把她层层的包裹起来。

霾走过马路,灰色的尾气悄悄地缠在了她白色的长围巾上。

霾踏过下水道边,那里的怪味偷偷混进了她身边的水汽上。

霾路过一只死去的燕子身旁,随手摘走了燕子肉体上的毒株。

霾经过一个工地,飘着的灰黏在她的长发上。

霾抚过一朵落在地上的玫瑰,霉已在暗淡的花瓣上织出美丽的白丝,玫瑰的美诡异而颓靡。

霾看到了一直僵硬的猫尸,她看到了血的痛楚,她痛,带走了它。

霾路过了四个垃圾桶,细菌们兴奋地爬出肮脏的巢穴,紧紧地跟着霾的水汽。

霾走过了工厂,她哀声地盯着那呕着黑气的烟囱,然后默默离开,仍由黑气蹿了入她的悲伤中。

霾看见一群人,抽搐着吸烟,神情扭曲。霾感到恶心,她身边的雾气又渗入了烟灰。

霾踩到了一摊痰迹,喧闹的病毒随着霾蔓延各处。

霾走过了许许多多的地方,她悲伤依旧,雾气笼罩着她。

霾的眼睛还是还是那样心碎,沉雾浓厚。

白色的惶恐并没有停止,也没有淡去,霾徘徊在这里。

这里,白雾笼罩的城市,白茫茫的,白茫茫的……

霾的哀痛也弥漫在这里,浓的散不去。

雾,静悄悄的,但雾下的东西,喧嚣、嘈杂。

灰色的气,缠在每一个角落里,味悄悄在城中荡漾开来,一圈,一圈。

毒株生根发芽,茁壮成长,茵在扩大。

灰花飘在上空,绽放在浓烈的哀伤,一大片,一大片。

白丝覆盖一切能覆盖的东西,优雅,而恶琐,美得颓靡无比。

冰冷的痛楚孵化了诅咒,慢慢蔓延。

细菌永远热闹,他的军队日益扩大。

黑色肆无忌惮,他的巨麾紧掐着空气。

烟疯颠地扭曲着,撕扯着人的肺。

怪异的味道漫入人群。

茫茫白雾镶嵌着兴奋因子,弥漫四周。

霾累了,她坐在了石板上,回首看着她伤悲的脚步。

雾气蒙蒙的眼睛看到了一片浓厚的白色悲伤。

《霾,来了-胡炀炀》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