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银杏再见时——赵烨柯

风中荡着一股秋的味道,花园里的树黄了一圈边儿,乘不住秋风盛意,早早就迎着风归于树根。喂独一棵银杏树依旧泛着绿光。不曾想我与银杏再见时,它依旧繁华。
银杏的历史真有十年,自一棵幼苗起它便栽于花坛,位于花园正中。日月见证它的成长。
当春天披着七彩仙裙,轻盈地踏进花园,便钟情于银杏,纤纤玉手抚上细小枝头。轻点出一抹嫩绿,清新而柔美,最鲜明的是它活力四射的生机。让人怔愣半刻不知晓。年幼的我光着脚丫围着那花坛爽快地跑着。银铃般的笑声围着银杏,它也不禁摆那细小稚幼的枝丫,曼妙的舞姿让人不禁吟咏“鸭脚半熟色犹青,纱囊驰寄红陵城。”阳光抚上枝头。似让它快快长大。
不久盛夏到来,银杏成一个健壮的青年,过去的柔美只藏在叶间,外观更多的是生机。抬头仰望才能见到它的树梢。它的枝桠向外部无限伸长,此时像一把巨大的绿油伞,可容一家子夏夜乘凉。“江南有佳木,修耸入天插。”便是此时银杏模样。我与银杏再见时,蝉鸣蛙叫成了一曲,伴它飞舞,夏夜,凉爽晚风抚过,银杏叶摩挲着发出“唦唦”之声。不禁把顾城的池边行改成“魂散银杏香,心迷珍珠萤。百鸟唤梦回,锦霞满衣襟。”
此时已是入秋,与银杏再见时它却依然透出生机活力。难得的阳光灿烂,坐于花坛上,抚上它的枝桠,树皮有些外翻,似江南小屋上的瓦片,摸上去有些刺手,我却只叹时光岁月又给了它痕迹。拿起顾城的诗集,看到这样一句“我所渴望的美,是永恒与生命。”我抬头看银杏,我所渴望的美就是再见时银杏柔美依旧。
银杏开得繁茂,阳光透过叶片间的缝隙照到我的脸上,恍惚间有“疏条交 映,有时见日。”之感,静谧美好的时光,是我与银杏再见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