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老屋再见时——张展睿

望着窗外飞速退去的光影,我激动地竟有些眩晕。时隔数年,我又要来到阔别已久的外婆家,与那老屋再次相见,于是,当年的种种情景便一齐涌现脑中。

当初,我还是个天真的孩子,无忧无虑,老屋为我带来数不尽的乐趣。屋前,院子里有时晒着玉米,看外婆拿推扒子把它们摊开,觉得有如黄金万两,便幼稚地手舞足蹈起来。院外是菜园,阵阵泥土的芬芳沁人心脾。我从不认得的模样,却总记得那令人垂涎的味道。有菜籽油的味道,荷叶包饭的味道,马齿苋包子的味道。有一次,我好奇地拿着锄头玩,在长着杂草的空地上乱锄一气。外公经过,大惊失色,赶忙制止,然而为时已晚——菜苗已被我折断,我不禁后悔,又有些害怕。但在外公无奈而爱怜的一笑间,所有的过错就烟消云散了。玩累了,就在屋里呆着。在那张硬板铁床上看老式的电视,打发时光。我人瘦,硬板床磕得我生疼,总要在身子底下垫个被子才肯上床。那时的生活虽然平凡,却回味无穷。

时光流逝,我又回到这里。下了车,外婆还是一如从前的热情,只是头发又花白了许多。老屋还是当年的老屋,可我却不再是当初的幼稚孩童。成长也带来烦恼,压在心头,使我再没了从前的无忧无虑。院子里还是晒着一堆玉米,却少了许多。田野正在减少,也许有一天会成为记忆。老屋终要损毁,我心中顿时有些悲凉。

外婆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吃晚饭了。黄昏时分,炊烟袅袅生起。那熟悉的菜籽油的味道飘入胸中,外婆的手艺还是那么的好。我望着夕阳下老屋的轮廓,忽然觉得有一种感动从心升起。老屋如长者,亦如朋友。我们就这样站着,不说话,便十分美好。我倏而放下了心中的包袱:我本带着纯静的心来,却被那些外在的琐事所困住。所谓的荣誉,所谓的压力,所谓的追求让我不能脱身,麻木地追求着别人的欲望,却不知享受生活平凡的美。而如今,我又见老屋,它让我回忆起从前那个我,它是我休憩心灵的屋子。

是的,不论时代怎样变迁,老屋的本性都不会改变,它永远是家人爱的港湾。它伫足当下,回望过去,展望未来。

入夜了,我又睡在那张硬板床上。它仍是很硬,却多了几分踏实,正如这平凡的生活。这一夜,我睡得很香,我梦见,在麦浪翻滚的田野边,有一座老屋,远离世俗,浮华散尽,回归本性,动人的,是当初恬淡的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