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你的时刻 杨沁怡

老屋的年龄早已不可考究,岁月的侵蚀,使它陈旧不堪,风雨的洗礼,使它归于寂静。老屋正如一位,耄耋之年的老者,恰似一本存放已久的旧书,掀开她的封面。里面的纸早已泛黄,而文字却哲理深刻
我少时初读。正如窗中窥月,那时我常居于乡下。嬉戏于丛间,蝴蝶翩翩的飞,鸟儿浅浅的游,老屋的炊烟也在袅袅的上升。随着奶奶的呼唤声我飞奔向老吴,老旧的八仙桌上早已摆满了菜肴,洗去了土腥味儿,弥漫着菜油的芬芳,在奶奶慈祥的目光下吃下一大碗饭,然后走进老屋的内屋,注视着天花板上古式花纹,躺在硬板床上,伴着鸡鸭闲适的叫声。我进入了梦乡。
那时,你纸张泛黄却仍完整,我低头浅吟,读出“少年不知愁滋味”的韵,品出“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喜。
我此时在读,恰似阶前仰月。阔别数年,我看见了你的苍老,墙纸有些脱落,灶台已经被熏得失了本色。还有奶奶,您的指甲,何时备菜既然成了黑色,您慈祥地对我笑,原本乌黑的发间,何时爬满的银丝?恍惚间我仿佛听见老屋的叹息声,在叹息什么,是对逐渐苍老的无奈,还是对往事的追忆。老屋如同一位老者,看今晚见繁华落地,独自在自己的素秋里,浅浅的活。
我好像读懂了,又好像读不懂。
老屋是我的根,承载着我的童年回忆。这本书很厚,边角碎破损,纸张虽泛黄,但文字却如老酒般醇厚。
夕阳西下,我独坐窗前,都说老年读书,如山顶望月,我应该去找奶奶,我们还是坐在那张,老旧的八仙桌旁,伴着老屋的袅袅炊烟,一起品读。老屋这本陈旧却不乏哲理的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