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你的时刻——徐睿

素墙墨瓦,流水淙淙。碧波漾晕,白云悠哉。撑舟人依流缓行,水乡人从云吟歌。

                                                                                       ——题记

记忆里,水乡是秀美的,水乡人是清丽婉约的,那几乎承载了我幼稚时全部的幻想。然,你——我的外婆,却几乎打破了它。

记的,你,是我的外婆。你的眉角皱褶漾纹,你的脸上虽白净但却深蕴风的痕迹,你的头发乌黑柔顺,颇有几分秀丽之美。但,机却一目清白,不可视物;但,你是水乡人。

记的,幼时的我畏你千丈远。也曾经几时受过外婆来了的吓魂,几乎是狼来了的迷津,我每见你,几乎远躲。哪知,于一个烟雨绵绵的日子里,无言的外公病了,你来接我。稚嫩、可笑的我躲开了你的伞,独自奔跑,终蜷缩于家门口。你几乎迈尽了半生也不曾走过的步子,飞至了家。你,递给了我一块糖。湿漉的你,双手浸着点雨水,却神圣把糖捧到我的面前,你的乌发贴合,滴下水花直缀枝絮又溅入心扉。我终接过了那糖的鲜丽的香醇,一咬,柔蜜温情点点渲开,如水乡的水般涓涓如画,淙淙如诗。你笑了,弯弯的眉眼构画出了一个温婉的、秀妍的水乡女人。我读到了水乡人。

记的,后来我便不大怕起你来,甚而又甚多了丝喜欢。实在好奇,我又闯入了你生活的幕帏,我瞧见了午后冲茶 韵的你。你眉角舒展,乌黑的短发在阳光中反射出柔亮的色彩。你的独目,却闪着森白。我忽惧,却无奈已奔跑。我硬是问了句:“外婆,你的眼睛怎么回事?”愿原谅我的无知。你那时,看我了很久,多久?久到我的退缩。后,你又呷了一口,淡淡说:“囡囡,记着,往事如烟。”我逃离了房屋,却发现眼角已泪絮翻涌,我对你,成了爱。我仿若瞧见了那涌絮千年,穿越恒古的水乡女子,走来。

你的清白目,你的乌发丝,你的水乡情。我读过水乡书,读过水乡情,读过水乡人,却难匹读一个你——我的外婆。天涯散尽之时,依旧巧笑嫣然,淡隽如画。愿往事如烟,烟如往事,唯心如你,秀美却坚毅。

读了你,我的心好似晕开了涟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