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凛凛冷风再见时–何樱嘉

我忍不住将整个人像粽子一样缩在了一起。应景的是,我今天穿了一件军绿色的棉袄–粽叶的那种军绿色。尽管此刻的我很想自嘲的一笑,但冻得上下交错着打颤的牙不愿从唇后露出来。发丝被狂风吹卷到脸上,但我已无暇顾及,更不愿将双手从口袋中掏出去整理无关紧要的东西了。

不用看我也知道我一个人被打发出来买盐的身影在这路上显得有多狼狈。双腿机械的迈着,可我一颗炙热滚烫的心却恨恨地埋怨着爸妈–他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就特别怕冬天,尤其是冬天里呼呼着席卷而过的西北风,我听见那声音我都着急。没经历一个冬天我似乎都要被扒一层皮才肯罢休。就像我去年,不争气的手指上生的冻疮,肿的肿,烂的烂,还水灵灵的–溃烂之后的血水。

好在小店终于到了,我迅速迈入推开小店的门,急急地吸了几口温暖的气体。气定神闲的挑了几包盐之后又心不甘情不愿的一头扎进的西北冷风之中。

冷风仍然有一阵没一阵的刮着我的脸,我突然开始庆幸起了我的脸已经被冻得麻木了,没有知觉了。与此同时,不安分的大脑又开始转动。

其实现在的冬天和以前比起来已经暖和许多了。也许是因为温室效应,也许是因为我对于它的渐渐习惯。若在两三年前的冬天,我爸妈在冬天是绝对使唤不动我的。他们如今这样频繁的叫我出去买这儿买那儿,也无非就是想让我不那么惧怕冬天罢了,哪有父母真的舍得在大冬天把孩子拒之门外的呐。

当我摸到家门金属把手的那一刻,我突然感到阵阵暖意涌动。我瞥了一眼如今纤细苗条的手指,坚定的按下了把手,阔步走了进去。

我知道,我与冬天凛凛冷风的较量中,我开始占上风了。尽管并不那么明显,但相较于最初对于它的害怕与厌恶,我已经迈出了一大步。也许十年二十年之后,我开始坦然的面对它,又或许我已经在欣赏它了。

每一个少年都有背上行囊去往远方的一天,也许你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但请不要惧怕它们,请记得,它们正如同这凛凛冷风一般,吹一阵就过去了。请带着千军万马,带着必胜的决心,如同我下一次面对凛凛冷风的胜利一般,骄傲地在初春时凯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