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故乡再见时——孙欣蕾

村口那棵古槐便是小路的起点,小路从古槐树下向东延伸,弯弯曲曲,直到时从视野中消失。啊,在这条小路上,留下了父辈们坚实的足迹,我幼稚的脚印。抚摸树身,凝视枯老的树皮,我开始思索——

清爽的晨风,吹来树木的清新气息和庄稼的馨香,赶集的人们在这里会齐,推上沉甸甸的收获,捎上家人的希望,沿着小路,结伴走出村外,幼时的我也让外公把我晶莹透亮的梦带到村外的缤纷世界。

夕阳下,晚霞里,赶集人的身影重又出现在小路上,一个,二个,三个——他们的脸上映着夕阳的最后一抹霞光,我和小伙伴们便欢快地迎上去。外公抱起我,从胸前衣襟中掏出几本小人书和一把糖果。情景像是电影中的“定格”,至今还深深地印在我的胸海中。

村口那棵老槐树,叶儿绿了黄,黄了绿;槐花开了落,落了开。当古槐再次披上绿装时,我跟着父亲,带着亲人的美好祝愿,怀着美丽的憧憬,沿着故乡的小路,那小小的清晰的脚印向远方伸展—–

当我走在平坦的柏油马路上时,当我惊喜地戴上鲜艳的红领巾时,当我面对多姿多彩的生活时,内心却难忘故乡小路。啊!小路,我是多么想念你!

岁月流逝,年华似水,奔驰在绿茵场上,端坐在窗明几净的阶梯教室里,徜徉在学校图书馆书的海洋法里,视野开阔了,渐渐—–耳边不再回响小河的潺潺流水声音,蜿蜒的小路似在离我远去。然而,外公不幸去世的消息唤醒了我沉封的记忆。蓦地,故乡的小路又出现在脑海里,我泪眼婆娑,仿佛看见外公正肩挑担子向我走来,沿着那条生机盎然的小路。

今天,我又站在古槐下,小河在身旁淌,我捧起喝了一口,这曾经 育过我的河水,仍是这样甘甜。当我漫步在熟悉又陌生的小路上时,耳畔似乎随风飘来童年时的欢歌稚语。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牧童的歌声在荡漾,喔喔喔喔,他们唱,还有一支短笛隐约在吹响—–

故乡的小路啊,托起无数的生命,叠印着数不精的足迹,这平凡的小路,是奋斗者的起点,连接着未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