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那树再见时——胡千伟

人生,总有再次相遇的机缘,只是时间的洗礼,或涤荡着我们的心灵,或给我们的心灵一致命的打击。

在家乡一处偏僻的地方,有一棵树,壁纸刀站在那儿有些年头了。自记事起,他就一直在那,似一个老者,思考着问题,十分的恬静。

那树很大,茂密的树枝来拿出来一把大伞,给说下那一丛丛、一簇簇的野花送去了一片阴凉。他把自己强壮的躯干任牵牛花攀附、缠绕。周围也是一片自然风光——草地、树林、清水、秀山······暮冬,他开始发芽,万物皆生;暮春,他开始长叶,万物皆翠;母球;他开始零落,万物皆素。风时而夹杂着雨雪纷纷扬扬地向他袭去,他却一如既往的站在那儿,护着花草,恬静不变。就这样,春夏秋冬,无论雨雪,绿、素轮回。

不知过了几个这样的轮回,我再见那树。调皮的孩童采取几多野花,在他的荫蔽下追逐奔跑。远处还多了几个张开双臂的稻草人,与那树为伴。多的不仅是稻草人,还有他们脚下成片成片的麦田。轰隆隆的农用机、“嘿咻嘿咻”的劳动号子,似乎在恬静制作穿插了几分喧嚣。

可那树还是站在那儿,还个一家鸟安了窝。他还是那么多安静,已知笔挺的站在那没,似乎在思考着上次还没解决的问题,只是,他那枝干有多了几分嶙峋,那枝叶又少了几分茂密,牵牛花好像也腻了,不知何去何从。他的年轮似乎已停止扩张,他的岁月即将殆尽。

我走到那树旁,抚摸着他,我感到那心跳在减弱,那呼吸更急促,可是那恬静的心,却一成不变!

人生一世那树,不被外面的世界所感染。无论外界的变化有多大,也要保持那颗纯真的初心!

我与那树再见时,依旧恬静与美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