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 黄逸轩

    距离,原是物体间存在的。但我认为,不仅是物体,人与人之间也存在距离。不止是位置上的,还有品质与素养上的。

去年暑假,我的咽喉发炎,一直在咳嗽。于是父母带我去医院看病,却纠结于选择主任医师还是副主任医师。因为主任医师水平虽好,但病人却多,估计排队要很长的时间。副主任医师的病人不多,也许水平要差些。犹豫再三,为节约时间,我们选择了病人少的副主任医师。

在外等候时,从主任医师那屋里走出一对中年夫妇。妇女颇有不满:“上午老早就来排队了,等了那么长时间,也没问你几句就开了药,把你给打发了。真是不负责任啊!”听到这话,我心中就纳闷了:难道医生就这么对待病人吗?但我转念又想:也许主任医师医术高明,一问就知道了。

就在我们前面还剩两三个病人时,一对年轻男女又吸引了我的注意。他们也从主任医师那里走出来,而且手中还拿了好几张单子。女子抱怨着:“我就来看个感冒咳嗽,竟然还要验血、尿检、透视什么的。这么一来,又要花好几百块钱了。而且你看那医生,真够凶的,话都不让多讲。”

还没等我细想,就喊到我的号了。我赶紧进了副主任医师的办公室,坐了下来。这位医生就开始仔细翻看我的病历卡,然后看着我说:“十三四岁人就这么大了啊?”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医生随后就给我听了听胸背部,又查看了咽喉,还时不时地跟我聊天。我瞬间就感觉到并不是所有的医生都像之前的那个主任医师一样对人不耐烦。这位医生很慈祥。之后,医生对我说:“你的病其实并不严重。之前我看你的病历卡,发现你的咽喉一直不好,去了很多医院看过。我建议你买×××咳嗽药水,再吃三天的消炎药,应该会得到好转。药可以在医院里配。当然,如果你家里有的话,就不需要买。如果药吃完了后没有消炎,就再来这里。”我感激地点了点头。走时,医生还说了声“慢走”。

不久之后,我的病果然有了明显的好转。一个礼拜之后,我就完全康复了。

周末,我回想起那天在医院的两对夫妇,感觉到虽然两位医生的职称之间存在着距离,但更多的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作者: 黄 逸轩

多写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