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叶依然——吴晨艳

风轻轻的吹着,我的思绪随风摇曳,还有满墙的绿叶随风舞动。呵,绿叶依然。
那是一墙壁绿的爬山虎,在有些僻静的深巷里静静地生长着。没有人知道它是何时存在的,好像在时光的起点,它就开始生长,开始在那面老墙上蔓延。
满墙的爬山虎,没有花朵那么娇艳的容颜,只有铺天盖地的绿,那绿意是那么浓,好似要将整面墙吞噬。它的叶片微微卷曲,好似是被风吹皱的。青翠的色彩从经络中溢出,一点点的流向叶片,在叶片的边缘凝成深绿色。风吹过,一片片叶子便笑着闹着,争着向风挥手。
这么生机盎然的爬山虎,大概是因为太美太动人而被天公所妒,冬天不知从哪来的一场大火,夺走了它所有的青翠。大火之后,曾经满墙的碧绿只剩下几片焦黑色的叶子,在寒风中瑟缩着。黑色的经络好像是那面绿墙上的伤痕,一条条清晰分明,向风诉说着伤痛,静静的,无法哭泣,也不能流泪。
本以为爬山虎的命运就会如此结束,但生命顽强的它再一次给我带来了惊喜。春季,或许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又或许在一个绵绵细雨飘落的夜晚,他倔强的在枯藤上长出了一片绿叶,那么微小,但又给人一种由心而生的感动,还有崇敬。
我从一片枯藤上的绿叶,看到了生命的倔强与不屈。就像苏轼,他被贬黄州时,生活的艰苦、内心的忧伤都没有把他打倒,他依旧能够“日啖荔枝三百颗”, 微笑着继续向前行。那枯藤上的绿叶,就像贝多芬,失去听觉的他是痛苦的,他听不见清楚的鸟鸣,也听不见婉转动人的小提琴曲, 但他没有因此一蹶不振。《命运》是他向人生的呐喊……
我们的人生也是如此,我们会经历挫折,会经受坎坷,但我们也要如那爬山虎一般,纵使命运的大火烧光了我们所有的生机,我们仍然可以在下一个春天,在枯藤上长出绿叶。
再次路过那边老墙,爬山虎已经爬满了每处地方,爬山虎已经爬满了每一处地方,看不见任何的伤痕,仿佛从未经受过劫难一般,流淌着绿意。呵,绿叶依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