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孙常林

我是个爱花的人,滴水观音是我最喜欢的花之一,尽管他不开花,我还是把它归到我养的花中。花如其名,滴水观音自然会滴水,秀挺的枝干,线条流畅的叶片,一滴水晶停在叶尖,晶莹剔透,熏熏的朝阳下,闪闪发光。和其他花朵一样,是大自然最杰出的佳作。
妈妈也喜欢花,家里的花因为他的照顾生机勃勃。忽然有一天,她说滴水观音有毒的,不要碰它。刚想爱抚的手一顿,但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叶片还会这样的清凉,柔软,细腻,和平日里的他又有什么区别呢?有,她戴上了一个有毒的帽子,妈妈敬畏他,我也敬畏他,只是一个帽子,便让我们间隔了无法逾越的距离。
我想了很久,看着被搬到角落里的他,还是那样生机勃勃,就像被骂了还乐呵呵的孩子,纯真无邪。这样的他凭什么要受这样的差别对待,仅是一个有毒的帽子?植物有毒还不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侵害吗?这本是正义的,怎么到这就成了祸害。我不甘心我和他的距离就这样被拉大。我上网查,问知道上贴吧,为的是找到足够的证据证明她只是汁液有毒,她没受伤便是一点毒都没有。
终于妈妈拗不过我,滴水观音回归到了正位,我们之间又没有了距离,有的是心与心的相依相偎。人与人之间又何尝不是如此,因为别人的一点小毛病就放弃整个人?孤立他?嘲笑他?我们应该正视,像看待一朵花一样。他还是他,变的只是你的心与其的距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