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笑依然——吴迪

那年大雪初过,窗外明净如洗,一缕剪梅傲立枝头,浅笑依然,恰是我的现在,风雪洗过,岁月流逝,清白依然。

闭门在屋,掂着七十几分的数学考卷,心中一阵落寞,明就是在初冬,却异常的焦躁难守。闭上眼,叹口气,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压抑着这种难守与烦躁,无法释放出的两种心情正慢慢化合成为退却的恐惧。
放下手中卷,望向窗外初冬的红梅开得热烈,那一树繁华似无尽的热情温暖着万物,蓦地,一朵朵似云的纯白漫不经心的飘落,啊,是雪!他轻灵、柔美地来到毫无防备的自然里,纷纷扬扬纵情飞舞,似薄纱,似轻烟,像美丽的女子曼妙歌舞。
时而久之。那女子一改前貌,舞之乐曲高潮,热烈、激昂,若说先前是絮雪曼舞,轻柔似烟,那此刻便是大雪纷飞,澎湃如潮,她将她自己融于舞曲之中,投入每一分感情,完全演绎着如贝司轰响,如钢管齐鸣,似激流直下陡壁,似飞瀑落下深潭的乐之高潮。
那雪大的迷人双眼,宛如落入深谷,迷了人心,朝窗望去,隐约地,瞅见星星点点的红在纯白中绽放,尽管大雪压它三尺,毅然傲立枝头,淡然浅笑。那梅在大雪中傲立,在大雪中盛开。打开窗,远远的我仿佛能闻见来自梅的暗香,幽幽地沉香了我的心。
是啊,梅那纤细瘦弱的身躯却能抵得住如此大雪,不低头,不放弃,无论多久,依旧傲立。它的坚守初心,不逃避、不退缩,遇挫折总能百折不饶,乐观面对,这难道不是我因该学习的吗?在想要放弃退缩时,我要想想,是什么让自己奋力拼搏到现在,起初心中的那份美好与坚持难道不是我最应该坚守的吗?想到这里,我豁然开朗。
窗外,阳光掸开了云,照耀在雪上,那纯白泛着晶莹剔透的光,门前那树梅上积着皑皑白雪,却风姿犹存,潇洒依然。
赏着这雪后初景,我淡淡地扬起最美弦度,依然浅笑向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