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走远——宣舟

看着车窗外,挥动着双手,有些粗糙黑实,有些红活圆实;奶奶和表妹们站在家门口与我依依告别。奶奶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同时也有一丝不舍。表妹们开心的与我说拜拜。渐渐,车子的发动机轰响着,我也早已泪眼迷离。望着家中的大院子和四围的芳草稻田,他们渐渐成了一个模糊的影。奶奶强忍着泪水擦了擦眼角对我说:“好好学习呀”我终于抑制不住了,一个劲儿的点头,说:“嗯!拜拜。”泪水将我带走到一片黑暗之中,顿时间看不清了。

等我再次睁开湿润的双眸,车已无声无息地驶出院落,我通过后窗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身影。我的泪又在眼角打转着,慢慢滑过了脸颊。我强忍着不出哭腔,不让爸妈察觉。

看着一边的绿葱葱的稻原,望着这片成长的热土啊!我这么与它疏远了?车飞速地驰过,茫茫稻原宛如天空一般收纳着从小的我的点滴记忆,或喜或悲,或乐或哭。我在这始不觉单调的景色中沉入它的的怀抱中,仿佛躺在稻海之上,随波逐流。我睡着睡着,便又这么告别了故乡,渐行渐远,跨越故土的自然怀抱而投身这钢筋水泥之森。我忽然觉得心中空缺了不少,终日恍惚不定,觉得眼前重复的风景多么单调啊!

有一天,我听见了一阵急迫欢快的电话铃声。我接了上去。“是宣吗?”一声浓郁的亲近淳朴的土话,颤动着我的心弦。我连忙答复给奶奶:“奶奶,我是宣啊!”许日不听,奶奶的声音似乎又沧桑了不少,看着黑黝黝的奶奶站在我的脑海中的模样,我激动得有些哭了出来。奶奶听了出来,就安慰我说:“马上就可以回来了,十月一号放假就回来了。”我油然而生的喜悦褪去了我多日郁郁的心情和思绪。我又听到了表妹在一旁抢电话,争相着和我说诉着几日的所见所闻,我不禁笑了出来。流音漫漫,我仿佛还在故土,并未走远。它一直在我心中,伴着我。不!或许它从未走远!对,他一直在那儿,从未走远。

奶奶话音未落,似乎少了一份快闹,却在我心中持续着的是故土明媚之阳,青翠之田和亲切的家人,心中涌动着故土的柔情,便觉得故土一直在我这儿,从未走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