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镇依然


我生于江南,长在江南,从小便听多了:“江南好,风景旧曾堷…….”真是一个钟灵秀毓之地等对江南的赞美。但如今这白墙碧瓦小桥流水的风景已经很少见了,我决定去追忆这美景,便去了浙江乌镇。

去的那时正赶上下雨,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我的脸上,那感觉就如一根羽毛轻抚脸颊一般,除了带着些丝丝凉意,乌镇浸在了这烟雨中,带着飘渺之姿,好似一幅水墨画。

真正置身其中才观察到它的美。乌镇的房子是房对房,檐对檐,窗对窗的。灰白的墙,碧绿的瓦一排一排的,蜿蜒的向前伸去,拓展出了一条老街,街上有熙熙攘攘的人群,街的两边是店铺,我看见有一群人正在往一个地方涌去,我也一起过去,发现他们涌向的地方居然是一家卖馄饨的店,当时我在想:“是不是这家馄饨很好吃所以才去了?”结果到了那里才知道,他们家的馄饨并不是最好吃的,只是他们家地理位置好,后面便是一条清澈的小河,如果你选择在两楼靠窗的地方就坐,你便可以伴些丝丝微雨,看着下面的船夫,撑着一艘乌篷船慢慢的沿河划过。他好似在品味人生。原来古镇吸引人的地方不只是其中的古建筑,更多的是古镇的静与慢,来到古镇你的心也静了下来,品味着失去已久的慢生活。

夜幕降临,群星闪烁。夜晚的乌镇已没有白天那么热闹,反之还有点冷清,古老的乌镇,要睡了,我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那装饰成灯笼的路灯早早的亮了,给冷清中带了少许些温暖。要离开了呢,不知不觉到了桥上,看着这靠岸边的店铺,几盏孤灯,夜晚的乌镇静的很早,忽然想起了一句:“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现在哪有什么风景?有的只是静静的古镇。

远处竟有一艘乌篷船缓缓地向前摇来,搅起一河的波光灯影,沐浴着月光。古镇和人开始变得不真实,此刻,唯有夜的乌镇与我同在,当然还有我自己。愿岁月静好,古镇依然。

南,长在江南,从小便听多了:“江南好,风景旧曾堷…….”真是一个钟灵秀毓之地等对江南的赞美。但如今这白墙碧瓦小桥流水的风景已经很少见了,我决定去追忆这美景,便去了浙江乌镇。

去的那时正赶上下雨,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我的脸上,那感觉就如一根羽毛轻抚脸颊一般,除了带着些丝丝凉意,乌镇浸在了这烟雨中,带着飘渺之姿,好似一幅水墨画。

真正置身其中才观察到它的美。乌镇的房子是房对房,檐对檐,窗对窗的。灰白的墙,碧绿的瓦一排一排的,蜿蜒的向前伸去,拓展出了一条老街,街上有熙熙攘攘的人群,街的两边是店铺,我看见有一群人正在往一个地方涌去,我也一起过去,发现他们涌向的地方居然是一家卖馄饨的店,当时我在想:“是不是这家馄饨很好吃所以才去了?”结果到了那里才知道,他们家的馄饨并不是最好吃的,只是他们家地理位置好,后面便是一条清澈的小河,如果你选择在两楼靠窗的地方就坐,你便可以伴些丝丝微雨,看着下面的船夫,撑着一艘乌篷船慢慢的沿河划过。他好似在品味人生。原来古镇吸引人的地方不只是其中的古建筑,更多的是古镇的静与慢,来到古镇你的心也静了下来,品味着失去已久的慢生活。

夜幕降临,群星闪烁。夜晚的乌镇已没有白天那么热闹,反之还有点冷清,古老的乌镇,要睡了,我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那装饰成灯笼的路灯早早的亮了,给冷清中带了少许些温暖。要离开了呢,不知不觉到了桥上,看着这靠岸边的店铺,几盏孤灯,夜晚的乌镇静的很早,忽然想起了一句:“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现在哪有什么风景?有的只是静静的古镇。

远处竟有一艘乌篷船缓缓地向前摇来,搅起一河的波光灯影,沐浴着月光。古镇和人开始变得不真实,此刻,唯有夜的乌镇与我同在,当然还有我自己。愿岁月静好,古镇依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