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满依然》——徐睿

我曾见过满树花枝,繁花细如玉琢的完颜,也见过那玉花于飞扬之刻破碎的脆弱。故此,我从来只有夏天赏花,为的是那秋日,我见到了花满依然,心中生慕濡意。

已入秋了,风渐浸上了寒露,于扬起纷落之时冷不丁袭入人的衣领,倒叫人大打寒颤。校园中的夏花早就被仲夏的凉晨,哀唱着别歌,独余满园的玉骨香魂,伊人逝去,满丫早已楼空。我,正跑步,在满铺飞叶的黄色土地上,应答风的清寒。正于我心思澄空之际,一股不知名的异风轻探鼻息,于那层层包卷的露气之下的,却是花香。我于猛然间醒转,明眸四掠,寻找那初乍现的花香。奈何无果。但心思再行回转之际,曾经的碧水汪潭倒少了几分仲秋的凄白,少了卷凉风,多了丝金意。倒也未想过或曾有花满依然之所在,心止便再启步了。

再行之时,旁过万间枯枝,似行于脆然枝上,下有千丈深渊莫说步,便只一眼便茫然孤绝矣。千林过目,除沉绿外再无他物。跑至转角之处倒也甚快,只是一至此地,目步便再无法轻移。

好似南柯幻梦,我不曾见到那凄转别兮的花叶,也不曾见到那臆想中的寒苦旷寂,但见花满依然若枝笑,绿叶丛中鹅黄匿的绝美。兴许有入秋的缘故罢,叶已深沉,积淀下了岁月的清刷,却也放花了。枝枝叶叶,点簇花团,浅黄至鹅黄,星星缀叶,如玉雕般细腻,如云朵般娇柔,又如钢铁一般性韧志坚。孤绝的秋风袭,不曾带走过什么,却带来的满鼻、沁心的花意。依旧簇立,柔软而坚韧;依旧芳华,娇俏而绝美;依旧心澈,深情而厚物。我却讶异为何不曾花香弥漫,胸口的闷痛却是知我初忘呼吸的愣怔。这才长吸,香如蜜沁甜,又如中秋咏唱者吟风诵黄土,饱含深情,花满依然。

就如此般,于枯池一角觅得了那花缀枝之美景,于那无意一目之刻寻得秋日里的花的笑语嫣然。子不知时,我遇上了花;于不觉刻,花朵恋上了清凄。它于万物枯之时向荣,于末秋之刻派自傲立风霜之侵,独览万物薄情却饱含深情,以花满情报相思意。

生活就似一个怪圈,总于山穷水尽之时回璞,报以情深。花朵说人语,它于枯木层叠之中巧笑铃铃似乐如曲,诵诗抒意,不曾得报三寸天堂,却报意切情深。

风来了,花香了, 我好似瞧见了那花满依然。我却入景,心深情厚爱他生。

慕濡只得回眸,花满情方永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